• 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宁夏频道--人民网 2019-06-19
  • 千军一呼战疆场, 强军砺剑中国梦(阅军纪实) 2019-06-16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6-16
  • 中美研究人员发现新型狗流感病毒 2019-06-15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6-13
  • 《紫禁城100》及《最好的皇宫》新书发布会 2019-06-13
  • 港台名人"坊" 2019-06-06
  • 学习有理丨着力改善环境 增创发展优势 2019-06-06
  • 西安外事学院在省茶艺大赛中创多项佳绩西安外事学院-陕西教育新闻 2019-05-31
  • 新发审委累计否决52家企业IPO 通过率不到36% 2019-05-31
  • 陵川县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 2019-05-30
  • 《同学两亿岁》剧情高能 昌隆感情走向成谜 2019-05-21
  • 和静县首届东归节将于6月23日开幕 2019-05-21
  • 莫斯科这个晚上 德国人没有眼泪 2019-05-17
  • 抉择!欧文若长留绿军会损失8100万 恐会被安吉交易 2019-05-17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22688/

    学院卷 第九十章 流氓医生
        房间里,楚欣染正以一个暧昧诱人的姿势趴在床上,看见古枫进来,苍白的俏脸上升起了两片绯红,表情也相当的不自然。

        把房门关好,古枫连招呼都没打,大大咧咧的开口道:“把裤子脱下来吧!”

        “???”楚欣染的小脑袋轰得一下如遭雷击,心脏也唯之停跳了一两秒,一张小脸更是当场吓得惨白。

        古枫仔细回味刚才说的话,脸上也有点红,因为不论是用词还是语气全都猬琐到极点??!

        看见楚欣染愣愣的看着自己,原本很坦荡的他却不免有些心慌,但还是直直的迎视着她道:“刚刚我姐姐已经将你的情况告知我了,如果要治疗的话,那肯定是要检查的,要检查的话,那肯定是要脱裤子的??!”

        “可,可,可你也用不着这么直接??!做医生的要顾虑一下病人的感受,你这样说谁受得了?。?!”楚欣染想到一会马上就要无摭无掩的把自己身体最隐秘的部位露给他看,就更是手足无措心慌意乱,不知该如何是好!

        “有病就治病,这有什么好摭摭掩掩的呢?”古枫这回又理直气壮起来了。

        “可你到底行还是不行啊,我这个疮已经把我折腾得快要死了!”楚欣染面有苦色的道。

        “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干嘛还请我来呢?你放心,只要不是太严重的话,保证不会留下疤痕的!”古枫信誓坦坦的保证。

        楚欣染多少有点委屈,心说又不是我要请你来的,是我爸爸要去请你的!可是想想,更多还是无可奈何,谁让自己要生病呢?不让他看,自己又还能让谁看呢?去医院的话,还不知道要便宜哪个金渔佬麻甩佬呢!

        思来想去,只好咬咬牙,满脸通红的点头道:“好吧,你要治不好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不是收拾过了?古枫心里有点恨的道,因为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了那天在医院生的“非礼案”。

        楚欣染的卧室布置得小公主的模样,跟她外表大方文静的形象根本就沾不上边,也许是很少有男人踏足原因,整个房间弥漫着清新淡雅的幽香,加上房间的门关着,窗帘也拉着,昏暗的光线中,只有床头那盏菊黄的灯光在亮着,使得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暧昧,灯光下的楚欣染羞怯趴在那里,没敢去看男人的眼神,更没敢主动的把裤子拉下来。

        古枫心说也不能总这么僵着的吧,谁有那么多的时间跟你耗啊,我还得回家打老虎呢,于是打了个哈哈道:“得了,医患之间不分男女,你别当我是男人,只把我当成医生好了,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了!”

        我倒是想不把你当男人,可是我没那个自欺欺人的本事啊,楚欣染心里如此想着,嘴上哼哼道:“什么不分男女,男就是男,女就是女,男人一本正经否认的时候是最虚伪的时候?!?br />
        万试万灵的一套说词到了楚欣染面前竟然不灵了,古枫被嘲讽得有点不知所措了,不能否认也不能承认,只能故作正经的转移话题,“楚大小姐,你到底治不治,这时候已经不早了,你明天不上学的话,我还得上学呢!”

        嘴上说着,心里却不免胡思乱想,看来做医生真的很赚啊,平白无辜的,自己又要占大便宜了!

        楚欣染心里却是苦得不行,这人啊,什么都可以有,就是不能有??!不过这也认命了,很不好意思低声道:“你能不能闭上眼睛!”

        “闭上眼睛?”古枫不但没闭上眼睛,反而是睁大眼睛看着楚欣染。

        楚欣染的脸上又窘了起来,自己的这个要求也太离普了一些,闭上眼睛检什么查呢?

        “那你能不能”

        “楚欣染,以前我怎么没见过你这么婆妈的呢?”古枫打断他的话道。

        “我以前也没生这样的??!”楚欣染委屈得想死,她真想问问古枫,要是你的病是生在那么个的地方,让我来看,你不害臊吗?

        不过她要是问了,古枫肯定会大声的说:不!

        “好了好了,别咯哩叭嗦了,一点都不像你的性格,女孩矜持含蓄一点是好事,可要是太过,那就变成虚伪了!”古枫不太客气的应了一句。

        “你,你怎么说话的?人家都生病了,你就不能捡好听的说吗?”楚欣染刷地沉下了脸,显然是生气了。

        “我是医生,又不是你的男朋友,没有哄你的义务与心情,想听花言巧言,另请高明吧!”古枫没心没肺的道。

        “你——”楚欣染终于被气得咬牙切齿了。

        “什么你你我我的,你到底治还是不治?”古枫不耐烦起来了。

        “我——”楚欣染真想赌气的说我不治了,可是这话即将出口的时候,心里却不免犹豫了一下,如果不让他治,那又让谁治呢?

        “算了,还是我给你做决定吧!”

        就在楚欣染那片刻犹豫间,古枫不但动了口,而且动了手。

        一手摁住了她的纤腰,一手就去扯她的裤子,连着内裤与外裤一起往下扒,动作很粗鲁呢!

        “啊——”楚欣染下意识的就要尖叫!

        “闭嘴!”古枫低喝一声,缓缓地道:“你最好别叫,否则一会他们破门进来的话,出丑的是你,并不是我!”

        古枫淡淡的提醒,使得楚欣染的尖叫刚要成音就消散于无形。

        楚欣染是忧柔寡断无法决定,古枫却是手脚利索丝毫不拖泥带水,尽管楚欣染一点也不配合,可他还是在极短的时间里把她两条裤子从腰际扒拉到大腿上!

        要知道,脱衣服这种事情,也是熟能生巧的!古大官人已经轻车熟路,练出技巧来了!

        楚欣染突然觉得臀上一凉,心也跟着凉了半截!

        最后的一道防线也失守了,楚欣染有种莫哀大于心死的感觉,颓然的放弃了顽抗,失神的瘫软在床上!

        有人说当那啥无法反抗的时候,那就要试着去享受,可楚欣染怎么试,也享受不起来,相反的,此时她就犹如受刑一般,小心肝跳得无比剧烈,嘴不敢言,身也不敢动,只有紧紧的咬着唇,闭着眼!

        此时此刻,她已经没有什么好想了,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个该死的男人赶紧结束这种类似精神強奸似的检查。

        这么粗鲁的对待一个娇滴滴的女生,绝不是古枫以往的作风,甚至是对着丁寒涵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过,可是当他想起,这个女人极有可能是操纵“医院门”事件真凶的时候,他就一点也温柔不起来了。

        不过,他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女人的心术虽然不正,可她的臀却级正点,很挺,很圆,却并不是夸张的大,雪白如玉,却又不失青春柔美的弹性,就那种少女恰到好处的浑圆俏美,看得古枫心头一阵一阵的打颤,若不是左臀上那个刺目的大疮使得他的心神一醒,自己是医生,不是??!于是赶紧的收敛心神,不敢再胡思乱想了!

        当他的手轻按到疮的周边肌肤上的时候,楚欣染情不自禁的了一声!

        “好痛啊,你轻点行不行???!”楚欣染埋怨的道。

        古枫没有说话,只是仔细的观察那疮的颜色,形状,松紧度,两根手指左右分开轻按在疮的两边,轻轻一动就有一股波动感,很显然这个疮已经化脓了,里面都是疮毒,表面虽然隆起,隆里的顶端的皮肤已经透明,里面的疮毒好像随时要破体而出似的,但始终都没有破口。

        对付这样已经化脓却没有破口的毒疮,西医一般是做切开引流,然后消炎抗菌为主,短则五天,长则十天才能见好,这样的话时间实在太长,不但耽误学习,而且病人也受折磨,更会使身上留下疤痕!

        看来不能默守成规固步自封,得另外想个办法才行了?古枫用手托着下巴想。

        楚欣染见后面久久没有动静,强忍着羞臊偷偷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古枫皱着眉,看着自己的臀呆,仿佛在研究自己到底是不是完壁之身似的,心里不免气苦,姓古的,你能不能不看不该看的地方啊。

        过了有好几分钟那样子,楚欣染终于忍不住了,脸红耳赤的骂道:“姓古的,你到底看够了没有?”

        古枫这才愣愣地回过神来,却没好气的喷她一句:“不检查清楚的话,能给你对症施治嘛!”

        “那你到底还要检查多久???”楚欣染叫苦的道。

        “检查到检查清楚为止!”古枫很专业的回答。

        楚欣染气得又复无语,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听之任之,心里恨恨的道:看吧看吧,看饱你看死你,看到你眼里也长这样的疮为止。

        正在这样想的时候,古枫却伸手重重的拍了一下她雪白的臀道:“好了!”

        “哎哟!”楚欣染惨叫一声,五官都皱到了一起,埋怨的道:“好了就好了,干嘛打我???”

        “瞧你娇气得,我又没用力!”古枫真的没用力,而且打的还是没长疮的那片臀辩,然而疮就在旁边,打这边的时候必定震动到那一边,从而带动那个疮,那疮原本就疼痛难忍,现在被震动到了,那自然更是痛不欲生了。

        楚欣染痛苦,更痛苦的却是有苦难诉,伸手想拉上裤子的时候,古枫却又拦住了她,“别穿了,反正一会儿上药的时候又要脱下来的!”

        “那你的药在哪儿???”楚欣染问道。

        “在我家里!”

        “”楚欣染无语了,她真的很想问问古枫:在你的药没到来之前,难道我就这样一直光着吗?

        “就这样光着吧!”古枫仿似看透了她的心思,恶作剧的扔下一句后,伸手一拉被单,盖到她的身上,这就拍拍手走了出去。

        楚欣染欲哭无泪的看着古枫的背影,这都什么人???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网站地图】

  • 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宁夏频道--人民网 2019-06-19
  • 千军一呼战疆场, 强军砺剑中国梦(阅军纪实) 2019-06-16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6-16
  • 中美研究人员发现新型狗流感病毒 2019-06-15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6-13
  • 《紫禁城100》及《最好的皇宫》新书发布会 2019-06-13
  • 港台名人"坊" 2019-06-06
  • 学习有理丨着力改善环境 增创发展优势 2019-06-06
  • 西安外事学院在省茶艺大赛中创多项佳绩西安外事学院-陕西教育新闻 2019-05-31
  • 新发审委累计否决52家企业IPO 通过率不到36% 2019-05-31
  • 陵川县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 2019-05-30
  • 《同学两亿岁》剧情高能 昌隆感情走向成谜 2019-05-21
  • 和静县首届东归节将于6月23日开幕 2019-05-21
  • 莫斯科这个晚上 德国人没有眼泪 2019-05-17
  • 抉择!欧文若长留绿军会损失8100万 恐会被安吉交易 2019-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