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瘟疫传说》:黑死病恐怖 姐弟在绝望中求生 2019-09-15
  • 甘荣坤:始终绷紧维护稳定这根弦 确保社会大局持续安全稳定 2019-09-15
  • 能够解决人人上大学的愿望与大学毕业生严重过剩矛盾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2019-09-14
  • 汽车天下·车事风云榜 2019-09-06
  • 人民日报社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9-06
  • 水费欠账竟“穿越”16年?用户质疑:为何没见催缴过? 2019-09-02
  •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感想 2019-09-02
  • 禁投共享单车现深圳街头 车企称用户从东莞骑来的 2019-08-31
  • 韩中国文化院相关新闻 2019-08-25
  • 四川雅江:消防战士扑灭山火后  录视频给父母拜年 2019-08-25
  • “和合”理念是中华民族一贯的文化追求 2019-08-23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 2019-08-23
  • 传媒每周热闻第362期:2018年全国两会新闻中心启用 内地2月电影票房突破100亿元创纪录 2019-08-22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22907/

    学院卷 第二百九十章 睡美人
        “医生,医生,医生”钟玉芬连唤了好几声。

        “呃,叫我吗?”古枫听得声音,这才茫然从幻想中回过神来,何田胜夫妇及绷着一张臭脸的何老头已经走到了房间里唯一的那张大床前。

        “不是叫你,难道是叫我吗?花钱请你来是干活的,不是让你来梦游的!”何老头瓮声瓮气的来了一句,瞧他那横眉竖眼口角歪斜的样子,不像是火,倒像是快中风了!

        古枫努努嘴,赶紧的走上前去。

        何巧晴安静的躺在那张可以并排躺卧七八个人的大床上,长散落的床上,美丽的容颜稍显苍白,颜面也要比原来古枫在手术室里见她的时候瘦了一些,但双眼微闭的表情看起来却很平静,若不是无数监测仪器的大小管接线正连接在她的身上,别人肯定会以为她只是甜美的梦中沉睡,而不是人事不知的昏迷不醒!

        心电监护的屏幕上显示着何巧晴的各项生命体征,呼吸,心跳,脉博,体温均是稳定而正常。

        只不过,古枫却一点也不敢乐观,因为他很清楚,这个女人如果再不醒来的话,她美丽的容貌将会像凋零的花儿一般随着时间枯萎,最后会瘦削得不成人形,变成皮包骨头如非洲难民似的丑陋难堪。

        看到她现在的模样,古枫免不了想起苏曼儿以前很喜欢的一歌。

        “千年前的童话里

        有一个睡美人

        她渴望着世间

        早已经失去的纯真

        她许愿睡去

        直到那真爱到来时分

        宿命选了我

        去惊醒她的一缕香魂

        童话里说她是睡美人

        她的梦是否失去了平衡

        她睡在遥遥未知的旅程

        当神的足迹

        指引我在轮回里穿行

        靠近她的体温

        不敢出任何声音

        她终于睁开了沉睡

        千年的眼睛

        像是在询问我

        是不是她的追寻”

        如果说,眼前这个名叫何巧晴的女人就是传说中的那个睡美人,那么自己是不是就是那个来吻醒她的王子呢?古枫不禁这样偷偷的问自己。

        “你还愣在那里什么呆?赶紧治疗??!”何老头见古枫愣头愣脑像是看戏一样站在那里,不言不语也不行动,不免就狠推了他一把冷喝道。

        古枫正沉浸于胡乱的心思,猝不及防之下,差点被推得一个趔趄压到床上的何巧晴身上去了,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他的眉头不免紧了紧,老家伙,我可是忍你很久了??!

        “何老爷子,现在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古枫语气淡淡的问。

        何老头愣了一下,随即喝道:“当然你是医生啊,不然花钱请你来干嘛?”

        “既然我是医生,那你就给我闭上嘴!”古枫没好气的道。

        “你?你说什么?”何老头怒了,手指有点哆嗦的指着古枫,几十年来,谁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啊。

        何田胜与钟玉芬见势不妙,赶紧的走上前去,一前一后的拦在中间,息事宁人的好言相劝,唯恐就是这个不知死活的年轻人和自己的老爷子战起来。

        何老头却是不依不饶,大手一挥,站在面前的何田胜就被他扫到了一边,然后他才指着古枫问:“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次?”

        “呃,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古枫疑问,然后没等何老头插话便自顾自的继续道:“那你老人家把耳朵竖好一点听明白了,我说你想要我给你的孙女进行治疗,你就别在这里吱吱歪歪,画蛇添足,指手划脚了,最好就给我闪到外面去,别碍我的眼!”

        “你——”何老头终于插进了一个字。

        古枫却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噼哩啪啦的斥责起来:“你什么你,你为老不尊,教坏子孙,活那么一大把年纪了,却一个老大人应该有的人情世故都懂,我看你这几十年是真白活了!你要是真看我不顺眼,大不了你就把诊金拿回去,反正我也不希罕!否则你就态度好点,你要搞清楚,现在是你们请我来的,不是我死皮赖脸的来巴结你的!”

        “你,你个小王八羔子,反了你了!”何老头暴怒了,扬起了手中的捌杖当成是砍鬼子的大刀一般向古枫扫去。

        古枫冷笑,手一伸就握住了扫向自己捌杖,与此同时,外面听到争执的警卫也一窝蜂似的冲了进来,看到如此情景,黑洞洞的枪口也即“咔咔”的全都指到了古枫的头上,齐声喝道:“不许伤害长!”

        古枫确实没有动,他就那样紧握着何老头也打不下去,抽也抽不回来,直把个何老头气得吹胡子瞪眼,又急得脸红耳赤,那表情可真是精彩??!

        “何老头,我要不是看在你儿子和媳妇那么心疼女儿的份上,莫说是给我一百两黄金,就算给我一千两,一万两,我都懒得鸟你,鸟你都是三个五!你别以为自己有权有势有钱就很了不起,别说我只是你请来的医生,就算我是你的佣人也该有自己的尊严!所以你要想我尽心尽力的给你孙女治病,那你还是在我眼前消失的好,别给自己找不痛快!”古枫声音不高,却极为有力的出言叱责,炯炯的眼神也毫不回避的迎上何老头那双犀利的怪眼,说完之后就一把甩开了他的拐杖。

        那些枪虽然仍指在他的身上,但他却视若无睹,因为他都被人用枪指习惯了。

        何老头要杀人的眼神狠狠的盯着古枫,仿佛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的模样,古枫却是毫不避让,勇敢的迎战上去,两双眼神在空中交错,迸射出无形的激烈火花,只瞧得何田胜夫妇心惊胆颤,想劝又不敢出声,不劝又怕老爷子真的一个怒意上涌就下令警卫把古枫给绑了,再或者是气得暴血管中风,那就阿弥驼佛了。

        时间,仿佛就这样定格了!

        空气中充满了浓烈的火药味!

        整个房间里那么多人,却是静得落针可闻鸦雀无声。

        “哈哈哈哈”突然间,何老头像是被气得失心疯似的放声狂笑起来!

        笑声在房间里回荡,只听得众人心里一阵阵的寒,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

        “爸!”“爸!”何田胜与钟玉芬忍不住紧张的叫了起来。

        何老头却是不管不顾的仰天大笑,好一边这才指着古枫道:“好你个小混蛋,老子枪林弹雨中纵横大半生,终于遇到了一个有勇气跟老子叫板的!”

        古枫:“”

        何老头怪眼又翻,目光再一次冷了起来,逼视着古枫道:“小混蛋,我不怕你狂,我最怕的就是你没本事狂,嘿嘿,我何老头的钱既然给了,就没有退的道理,所以尽管我瞧你很不顺眼,但这一次,我忍你了,小混蛋,你给我听好了,我给你三天时间,你要是不把我的宝贝孙女弄醒,那你就别想离开我何家了,你就在这里,一辈子做我孙女的侍男吧!”

        古枫听了这话就急了,差点跳起来骂道:“喂喂喂,你个死老头要脸还是不要脸了,事先说的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来”

        “我们走!”何老头却是不由分说的捌杖一挥,领着一班警卫威风无比的离开了房间。

        何田胜与钟玉芬面面相觑,也不知说什么好了,他们也想不到自己的老爹竟会如此仗势欺人的!

        古枫见这两位还没走,这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赶紧走上前来,急急的道:“何叔,阿姨,你们看,咱们事先说好不是这样的啊,你们不是说让我来给何巧晴做物理治疗的吗?现在怎么变成要把她弄醒了?”

        何田胜吱吱唔唔的道:“这个,那个,我”

        “喂,你们两个还呆在里面干嘛!”门口又传来一声冷喝,何老头那可憎的面目又出现在门边,朝何田胜与钟玉芬大吼大最道:“出来,出来,他不是嫌我们碍眼嘛,赶紧出来,谁也不许碍他的眼,免得这小子到时拉不出屎来赖地硬!”

        何田胜与钟玉芬被何老头这一喝,也只能爱莫能助非常抱歉的看一眼古枫,然后就退了出去。

        “砰!”一声响,门被关上了,随后“咔咯咯”的一阵钥匙转动的声音响起,门竟然被从外往里的锁上了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网站地图】

  •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瘟疫传说》:黑死病恐怖 姐弟在绝望中求生 2019-09-15
  • 甘荣坤:始终绷紧维护稳定这根弦 确保社会大局持续安全稳定 2019-09-15
  • 能够解决人人上大学的愿望与大学毕业生严重过剩矛盾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2019-09-14
  • 汽车天下·车事风云榜 2019-09-06
  • 人民日报社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9-06
  • 水费欠账竟“穿越”16年?用户质疑:为何没见催缴过? 2019-09-02
  •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感想 2019-09-02
  • 禁投共享单车现深圳街头 车企称用户从东莞骑来的 2019-08-31
  • 韩中国文化院相关新闻 2019-08-25
  • 四川雅江:消防战士扑灭山火后  录视频给父母拜年 2019-08-25
  • “和合”理念是中华民族一贯的文化追求 2019-08-23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 2019-08-23
  • 传媒每周热闻第362期:2018年全国两会新闻中心启用 内地2月电影票房突破100亿元创纪录 2019-08-22
  • 福建体彩时时彩11选五 11选5任3口诀 排列三试机号 p62*1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彩票开奖31选7开奖号码 非常牛x赌博游戏 手机买足彩软件 滨消消乐下载最新版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29号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公告 内蒙古11选5中奖方法玩法 一波中特公式計算法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白小姐一尾中特 河南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