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瘟疫传说》:黑死病恐怖 姐弟在绝望中求生 2019-09-15
  • 甘荣坤:始终绷紧维护稳定这根弦 确保社会大局持续安全稳定 2019-09-15
  • 能够解决人人上大学的愿望与大学毕业生严重过剩矛盾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2019-09-14
  • 汽车天下·车事风云榜 2019-09-06
  • 人民日报社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9-06
  • 水费欠账竟“穿越”16年?用户质疑:为何没见催缴过? 2019-09-02
  •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感想 2019-09-02
  • 禁投共享单车现深圳街头 车企称用户从东莞骑来的 2019-08-31
  • 韩中国文化院相关新闻 2019-08-25
  • 四川雅江:消防战士扑灭山火后  录视频给父母拜年 2019-08-25
  • “和合”理念是中华民族一贯的文化追求 2019-08-23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 2019-08-23
  • 传媒每周热闻第362期:2018年全国两会新闻中心启用 内地2月电影票房突破100亿元创纪录 2019-08-22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22965/

    学院卷 第三百三十九章 原来是这样
        派拉蒙原来只是深城一间很普通的,不过现在却是数一数二的星级夜店。

        特色调酒师,制服式美女侍应,国际知名的驻唱团,特色尊贵包厢,高格调的装修,这些都是派拉蒙成为星级夜店的理由。

        正因为生意火爆,派拉蒙特色尊贵p包厢并不是谁都可以使用的,除了必须得是交纳了百万会费的白金会员,还得最少提前一天预定,至于普通客人,那就排队去吧!

        当古枫告诉施玉柔,已经帮她预定好了尊贵p包厢,随到随用的时候,施玉柔还以为古枫在跟她开玩笑,直到再三打电话前去询问,派拉蒙那头说确实有一个叫施玉柔的女仕订了尊贵p包厢后,这才放下一条心事。

        施玉柔和古枫一样,都是从外地来深城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不过怎么也比古枫来的时间要长一些,对于吃喝玩乐,她自认为要比古枫要精一些!哪里有好吃的,哪里有好玩的,绝对瞒不过她的金晶火眼。

        派拉蒙这间夜店,她一早是知道的,也一直打算去见识下,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古枫竟然会订到尊贵p包厢!

        不过,这并不是说施玉柔并不相信古枫的能力,而是在她看来,古枫并不是个喜欢去夜店的人,更不是个喜欢应酬的人,所以突然表现出这种级交际手腕,她不感觉奇怪那才奇怪呢!

        其实,想开一点,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不喜欢嫖的人未必就不能头的。

        是夜,施玉柔如约前往派拉蒙!

        在她出门的时候,她曾特意去古枫的房里看了一眼,这个家伙也不知怎么搞的,晚饭后早早就冲了凉,天还没完全黑透就睡觉了,她要出门的时候,他还在蒙着被子埋头苦睡,叫了两声没有反应,她就只好打电话给许艳,让她和自己一起赴约。

        到了派拉蒙,两女在门口等待好一阵,这才等到了姗姗来迟的孙行长,让施玉柔有些意外的是,和孙行长同行的竟然还有大腹便便的财政局副局长赵日伟。

        四人客套寒暄着进了包厢,美酒,水果盘,点心也一一端了上来!

        “施小姐,许小姐,赵局可是我们地方上的财神爷,想要在这里做事业,你可得好好巴结巴结他??!”孙行长开着玩笑道。

        “老孙,你又开我的玩笑了!”赵日伟笑骂一句,转头看向两女,“许小姐和施小姐不简单啊,这么年轻就开办实业了!”

        “哪里哪里,小打小闹,还望赵局长和孙行长多多关照??!”施玉柔是见过大蛇o屎的主,这种场面自然应付自如,不过心里却感觉奇怪,孙行长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自己今晚约他出来的目的,他不可能不晓的啊,怎么就带了这个赵日伟来呢?虽然说这个赵日伟她是见过一面的,可是他与这件事是不相干的??!

        “呵呵,施小姐太谦虚了!”赵日伟接口,眼光有意无意的看向施玉柔,但多数是献给了她波涛汹涌的。

        几人没聊几句,房门被敲响了,在一个领班的带头下,环肥燕瘦莺红柳绿的女孩们也纷纷走进包厢。

        “嗯?”原本还一脸笑意的赵日伟脸色沉了下来,对孙行长道:“老孙,来的时候,你可没说整这个的??!”

        孙行长一时间没回过意来,有些错愕,这老赵不是就好这一口么?仔细的看看,见赵日伟的眼光始终在施玉柔身上滴溜溜的转悠,这才回过意来,笑道:“对对对,赵局从来都不喜欢这套的,施小姐,我看这个就免了吧!更何况有你们这两个大美女在,还用得着她们作陪嘛!”

        施玉柔与许艳互视一眼,许艳这就挥手让她们下去,只留下两个开酒倒酒的小妹。

        “对嘛,清清静静的,咱们唱唱歌,跳跳舞,这不就挺好嘛!”赵日伟笑道。

        “赵局说得对,有二位靓丽芳菲的大美女在,那些小丫头就粉黛失色了??!”孙行长说着,自己拿过酒瓶,挥手让两个倒酒的小妹下去,各给三人斟满了酒。

        一看孙行长这架势,施玉柔有点儿慌,摆手道:“孙行长,我最近胃不太舒服,不能多喝,你们尽兴就好?!?br />
        这刚开始就告饶,孙行长自然是不依的,“施小姐,平常咱们见面不是在工地就是在公办室,难得私下里一次相聚,更何况还有赵局在呢,来来来,干一个,这个面子你和许小姐肯定是要给的。今晚我先把话放这儿,只要这酒喝痛快了,你们那事儿明天就拍板?!?br />
        施玉柔见孙行长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只好接过他递来的酒,笑道:“孙行长果然是个痛快人,好吧,小施我就舍命陪君子,宁伤身体,不伤感情!”

        孙行长递完一杯酒,又把另一杯递到赵日伟身前,“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赵局,你是领导,我给你倒杯酒!”

        “哈哈,老孙,今晚这里没有领导,只有朋友,你说这话就见外了!”赵日伟笑道。

        递完两杯酒,孙行长又要给许艳倒酒,许艳赶紧的抢过酒瓶,“孙行长,您可不能给我倒酒,我可消受不起,要倒也是我给您倒才对!”

        “呵呵,还是许小姐知情识趣??!”孙行长说着,这就把手放了下来,却不经意的往许艳那着短裙被丝袜包裹着的大腿上蹭了蹭。

        许艳脸上波澜不惊,依然媚笑着倒酒,色狼她不可怕,可怕的色狼不经胯,看这孙行长瘦皮包骨的模样,许艳不经冷笑,就你这模样,老娘三分钟就叫你弹尽人亡。

        “男人不喝酒,白在世上走,男人喝了酒,豪爽又风流。来,咱们难得一聚,先干了这杯再说!”赵日伟说着就端起酒。

        四人碰杯,果然酒到杯干。

        “来,施小姐,我单独敬你一杯,祝你事业顺利!”赵日伟火辣辣的眼神直逼施玉柔。

        “赵局长,这个,我在不能多喝了!”施玉柔婉拒道。

        孙行长这就赶紧劝道:“许小姐那个,我叫就你小行吧,小许,今晚遇到赵局,你是逃不掉的,不过赵局,小许这酒量恐怕是真是有限,今晚你要把她灌醉了,夜里你可要负责照顾到底啊?!?br />
        “我负责,我当然负责!呵呵,来,小施,咱们碰一个,我全干了,你意思一下就好!”赵日伟大笑着道。

        施玉柔无奈,只好端起了酒,“领导在上我在下,领导说几下就几下?!?br />
        这一杯下去后,许艳也凑趣儿的端来了酒,对赵日伟说,“我给领导敬杯酒,不喝就是嫌我长得丑!”

        说实话,赵日伟确实看不上许艳,可是这女人也忒厉害,敬酒话拿捏得极有分寸,不喝还真不能下台,于是就笑着和她干了。

        同样也是这个时候,派拉蒙的机房里,一男一女正坐屏幕显示器前。

        “怎么?还没看出个究竟来吗?”女人对那男人说。

        “没有!”男人摇头道。

        “呵呵,我的亲亲小枫少,嫂子一直都以为你精明得无孔不入,原来你也有迷糊的时候呢!”女人咯咯的娇笑起来。

        原来,这男人就是本应该还在家里蒙头大睡的古枫,女的嘛,不用说,自然是与古枫肌肤相亲的亲亲嫂子——齐冰清!

        古枫吃了晚饭后确实在上楼睡了一会儿,不过一入夜,他就把两个枕头塞进被子里,借取着金蝉脱壳爬墙走了,不过他之所以这样做,不是怕施玉柔,而是为了让何巧晴心安,只要他在床上,何巧晴是不敢进来骚扰的,因为古大官人爱裸睡的习惯,现在已是众所周知的秘密。

        所以,古枫是比施玉柔一等还更早来到派拉蒙的,至于他给施玉柔预订的包厢,自然也早早让齐冰清给装上了实时监控的摄像头,所以包厢里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两人的眼睛与耳朵。

        “嫂子,别人都说这局中者迷,旁观者清,可是我怎么只有在局中的时候才看得清,旁观的时候反而闹不明白了,这瘦猴孙局长到底想干嘛???”古枫疑问。

        “呵呵”齐冰清轻点一下古枫的额头,依偎进他的怀里道:“贫尼在这欢场中修练日久,对于这场中之事,法眼一开就知道什么是妖精什么是妖怪!”

        “哎呀,我的好嫂子,你就别跟我打迷糊眼了,赶紧告诉我吧!”古枫告饶,因为那个赵什么局长看施玉柔的眼神实在让他不舒服。

        “事情明摆着的嘛,你的这个施姐姐有求于这个孙行长,而这个孙行长呢又有求于这个赵局长,而这个赵局长呢又对你这个施姐姐有意思,今晚这个孙行长就是要借花献佛的,要是你这个施姐姐不从的话,她这个贷款的事情估计就很悬了!”

        古枫恍然,怒火也腾腾而起,“这王八蛋,拿了钱还想要人,还不是自己要,而是要转手送作他人作礼物,实在比我更无耻,妈B,看我收拾不死这两杂碎!”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网站地图】

  •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瘟疫传说》:黑死病恐怖 姐弟在绝望中求生 2019-09-15
  • 甘荣坤:始终绷紧维护稳定这根弦 确保社会大局持续安全稳定 2019-09-15
  • 能够解决人人上大学的愿望与大学毕业生严重过剩矛盾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2019-09-14
  • 汽车天下·车事风云榜 2019-09-06
  • 人民日报社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9-06
  • 水费欠账竟“穿越”16年?用户质疑:为何没见催缴过? 2019-09-02
  •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感想 2019-09-02
  • 禁投共享单车现深圳街头 车企称用户从东莞骑来的 2019-08-31
  • 韩中国文化院相关新闻 2019-08-25
  • 四川雅江:消防战士扑灭山火后  录视频给父母拜年 2019-08-25
  • “和合”理念是中华民族一贯的文化追求 2019-08-23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 2019-08-23
  • 传媒每周热闻第362期:2018年全国两会新闻中心启用 内地2月电影票房突破100亿元创纪录 2019-08-22
  • 牛牛怎么玩法介绍 七位数专家预测号码 足球单场胜平负奖金计算 广东好彩1最快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快乐十分机选投注 360彩票论坛 97期p3试机号 平码4中4赔多少倍 福建22选5走势图开奖 香港正版王中王二肖中特100% 重庆幸运农场杀号技巧 北京快3开奖l结果一定牛 新疆18选7开奖号码 彩票计划最准的app 分分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