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宁夏频道--人民网 2019-06-19
  • 千军一呼战疆场, 强军砺剑中国梦(阅军纪实) 2019-06-16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6-16
  • 中美研究人员发现新型狗流感病毒 2019-06-15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6-13
  • 《紫禁城100》及《最好的皇宫》新书发布会 2019-06-13
  • 港台名人"坊" 2019-06-06
  • 学习有理丨着力改善环境 增创发展优势 2019-06-06
  • 西安外事学院在省茶艺大赛中创多项佳绩西安外事学院-陕西教育新闻 2019-05-31
  • 新发审委累计否决52家企业IPO 通过率不到36% 2019-05-31
  • 陵川县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 2019-05-30
  • 《同学两亿岁》剧情高能 昌隆感情走向成谜 2019-05-21
  • 和静县首届东归节将于6月23日开幕 2019-05-21
  • 莫斯科这个晚上 德国人没有眼泪 2019-05-17
  • 抉择!欧文若长留绿军会损失8100万 恐会被安吉交易 2019-05-17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22969/

    学院卷 第三百四十三章 大惊小怪
        孙行长醒来的时候,感觉头痛欲裂,仿佛有个钢箍正在勒着他的脑袋,全身也感觉散了架似的疲软无力。

        眼睛虽然睁开来了,但脑袋还是很混沌,分不清自己这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身旁躺的是自己的老婆还是别人的老婆,反正他就不是一个人躺在床上的!

        好一阵,孙行长的五觉才逐一清晰起来,自己赤身的躺着,陌生的床,陌生的房间,瞧这摆设,肯定是哪个酒店的包房,伸伸酸软疲乏的身体,不禁感叹,老了啊,不服老都不行,彻夜狂欢这种事情看来以后得能免则免了!

        大手下意识的往旁边摸了摸,摸到一团肉呼呼的身体,眉头却不禁皱了起来,mB,这姓许的娘们看起来细皮嫩肉的,没想到毛涩涩的,摸起来竟然是这么糙。老婆还是别人的好?屁,这感觉还不如自己家里的那个半老徐娘呢,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嗱!

        昨晚什么个情况,孙行长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他唯一记得的最后片段那就是赵局让人上了人头马,一大杯下去之后他就有点晕晕呼呼了,依稀的记得自己好像离开kTV,又进了某个房间,然后大战了一场记忆很零碎,怎么也不能拼揍完整。

        不过,赵局应该是称心如意了吧!孙行长如此欣慰的想!

        孙行长竭力的坐了起来,却感觉后门火辣辣的有点疼!

        肯定是昨天那顿川菜,辣椒吃多了,导致现在火烧后门,孙行长如此想着,就伸手拍了拍躺在旁边还蒙头大睡的许艳,“喂,小许,起来了!”

        “嗯”身旁响起一声含混不清的。

        孙行长咋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愣了一下,以为是听错了,因为这嗓声低沉沙哑,仿佛烟酒过多似的,而最关键的一点,却是这个声音不像女人,反而有点像男人!

        吃了一惊的孙行长赶紧的去掀被子,被子才一掀开来,他就彻底的傻眼了。

        被子下,一团光溜溜,白花花的细皮嫩肉,没有美感,只有说不出的恶心,因为被子下的跟本就不是许艳,而是一丝不挂的赵局长!

        顿时,赵局长像是被人硬灌了一大把苍蝇,又仿佛昨晚喝下去的酒终于涌上来似的,胃里一阵阵剧烈翻腾,差点没吐出来。

        这么大的动静,赵局长也被惊醒了,睁开眼来看到眼前的情景也是目瞪口呆,愣愣的回不过神来。

        两人四目相对,脸上说不出的尴尬,难道昨夜酒后乱性来了一场群p,然后那两个娘们早早的就走了?

        是这样,一定是这样!两人都如此认为,至于更坏的结果,他们没敢去想。

        “老孙,这,这是怎么回事?”赵局长年纪比孙行长轻,但定力明显要深厚些,定定神便问道。

        “我也不知道!”孙行长吱唔着应道。

        “昨晚怎么进来的,你不知道吗?”赵局长问道。

        “不知道!”孙行长茫然的摇头。

        “那两个女人呢?”赵局长又问。

        “我也刚醒来!”孙行长一问三不知。

        赵局长感觉一阵阵犯晕,因为昨晚到底生了什么,他也一点都想不起来。

        “赵局,这”

        “什么也别说了,赶紧穿衣服离开这儿!”赵局长说着就捡起乱七八糟的扔在地上的衣服穿起来。

        “嗯嗯!”孙行长也同样手忙脚乱。

        两人慌里慌张出了酒店,各自心照不暄的分道扬镳,有什么事,也等惊魂稍定再说

        古枫的家里,施玉柔的床上,两个女人也早早就醒来了,不过两女都没有立即就起来,而是半躺在床上聊了起来。

        “柔柔,你说昨晚的事情到底怎样了?”论年纪,许艳要比施玉柔还长两岁,所以就称呼施玉柔的小名。

        “我也不知道!”施玉柔的秀眉稍紧,昨晚上古枫把那瓶人头马送进来,因为有他的暗示,在赵局长劝酒的时候,两女都很灵巧借故推脱,一个说不喜欢说洋酒,要以啤酒代替,另一个则是说喜欢喝白的,更来劲。

        那两个老色狼一杯洋酒下去后,没多一会儿,脸色与眼神都不对了,脸上通红通红的,双眼也开始冒火,直勾勾的盯着两女,仿佛随时都要扑上来将她们生吞活剥了似的。

        在这千钧一的时刻,包厢的门被推开,古枫走了进来,一下就拦到了两个已经理智全失,只剩下慾火的两头色狼面前,对施玉柔与许艳说:“柔姐,艳姐,你们赶紧离开!”

        “可是”施玉柔担心古枫会整出什么事来,犹豫不决。

        “走吧,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古枫打断她道。

        施玉柔无奈,只好拖着许艳先回家了。

        尽管是早早回了家,可是施玉柔却是一夜担惊受怕的无法安寝,可恨的是,古枫一直都没有音信传来。

        “柔柔,古枫回来了吗?”这是许艳第几次问施玉柔,她已经不太记得了。

        “还没回来!我刚刚才去看过,他的被子下就两个枕头!”施玉柔摇头道。

        “。

        “关机!”施玉柔叹息着道。

        “会不会是出什么事了???”许艳忧心忡忡的道,昨晚从派拉蒙出来的时候她原本是想回家的,可是这件事不解决,她怎么能心安,于是就来苏曼儿家了。

        好长时间没来,一进到巷口,她就愣住了,因为苏曼儿的房子变化实在太大,二合为一变成大宅院了。

        问了施玉柔一通,这才晓得这前面一栋房子是别人当作诊金送给古枫的时候,许艳不禁瞠目结舌!同人不同命,苏曼儿怎么就那么好的福气,随便在路上捡一坨狗屎都能变成金疙瘩呢!

        “希望不会有事吧!”施玉柔也不能肯定,又拿起床头柜上的一遍,还是关机!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大铁门处传来了一阵响动,是钥匙开门的声音。

        “啊,他回来了!”施玉柔被子一掀,穿上拖鞋往外奔去。

        “喂喂喂,死妮子,你没穿纹胸啊”许艳也没想到施玉柔的反应会这么快,待得回过神来喊出这话的时候,那只穿了睡裙没带纹胸的女人早就跑得没影了。

        古枫打开铁门走了进来,反锁上转过身来的时候,现一身清凉性感的施玉柔正带着焦急的神情向他跑来,胸前的波涛汹涌上窜下跳,直瞧得他眼睛都直了。

        “古枫,你怎么样,你没事吧?”施玉柔只顾着担忧,哪还顾得上窘迫或是走光。

        “”

        “古枫,你怎么了?你别吓我??!”施玉柔没听到他的回答,不免更慌,抬眼向他看去,只见他正痴痴呆呆的瞧着自己的!

        “啊”施玉柔惊叫一声,赶紧用双手抱到春光榨泄的胸前。

        古枫这才回过神来,赶紧的脱下身上还是穿了回来的级夹克披到她身上,“柔姐姐,你怎么不穿衣服就跑出来了!”

        古枫说的这个衣服指的是外套,但施玉柔却以为是内衣,一张俏脸羞红的几欲滴出血来,心里却也不禁有些幽怨,自己这一对宝贝在那一晚都不知被你亲吻撕咬了多少回,到现在还大惊小怪,真是的!

        不过当她想到昨夜的事情,就再也顾不上羞怯了,焦急的问道:“古枫,孙行长那里”

        “呵呵,柔姐姐,那两个老色狼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你就等好消息吧!”古枫说着,仿佛怕她冻坏了似的轻拥着她往里走,嘴里关切,手上却不断占着便宜,“瞧你,都老大不了,怎么还这么慌慌张张的,这大冷的天穿得这么单薄,可是要感冒的!”
    【网站地图】

  • 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宁夏频道--人民网 2019-06-19
  • 千军一呼战疆场, 强军砺剑中国梦(阅军纪实) 2019-06-16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6-16
  • 中美研究人员发现新型狗流感病毒 2019-06-15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6-13
  • 《紫禁城100》及《最好的皇宫》新书发布会 2019-06-13
  • 港台名人"坊" 2019-06-06
  • 学习有理丨着力改善环境 增创发展优势 2019-06-06
  • 西安外事学院在省茶艺大赛中创多项佳绩西安外事学院-陕西教育新闻 2019-05-31
  • 新发审委累计否决52家企业IPO 通过率不到36% 2019-05-31
  • 陵川县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 2019-05-30
  • 《同学两亿岁》剧情高能 昌隆感情走向成谜 2019-05-21
  • 和静县首届东归节将于6月23日开幕 2019-05-21
  • 莫斯科这个晚上 德国人没有眼泪 2019-05-17
  • 抉择!欧文若长留绿军会损失8100万 恐会被安吉交易 2019-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