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瘟疫传说》:黑死病恐怖 姐弟在绝望中求生 2019-09-15
  • 甘荣坤:始终绷紧维护稳定这根弦 确保社会大局持续安全稳定 2019-09-15
  • 能够解决人人上大学的愿望与大学毕业生严重过剩矛盾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2019-09-14
  • 汽车天下·车事风云榜 2019-09-06
  • 人民日报社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9-06
  • 水费欠账竟“穿越”16年?用户质疑:为何没见催缴过? 2019-09-02
  •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感想 2019-09-02
  • 禁投共享单车现深圳街头 车企称用户从东莞骑来的 2019-08-31
  • 韩中国文化院相关新闻 2019-08-25
  • 四川雅江:消防战士扑灭山火后  录视频给父母拜年 2019-08-25
  • “和合”理念是中华民族一贯的文化追求 2019-08-23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 2019-08-23
  • 传媒每周热闻第362期:2018年全国两会新闻中心启用 内地2月电影票房突破100亿元创纪录 2019-08-22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23006/

    学院卷 第三百七十一章 女人们的心意
        金光闪闪的黑色跑车驶到了近前,李啸澜从车下走下来!

        “师兄!”古枫欣喜的走上前去,上下打量着李啸澜,有些时日未见,李啸澜黑了,结实了,给人的感觉更成熟稳重了很多。

        ,大熔炉,果然是个锻炼人的地方??!

        “师弟最近怎样?”李啸澜还是像以前一样,轻擂一下古枫的胸口。

        “还是和以前差不多,凑合着混,只是上学的时候看不到几个师兄,感觉有些无聊和单调!”古枫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不免又问:“对了,师兄,你最近去哪了?我几次去锐锋也没看到你??!”

        “我跟师爷去出差了,这不,今天下午刚回来的!”

        “那走,咱们街口喝两杯去?”古枫扯着李啸澜道。

        “不了,改天吧,师爷今晚要带我去各个分堂,大小姐那边也等着我复命呢!”

        “呃,看来师兄成了大忙人呢!”

        “嘿嘿,一般一般,全国第三吧!我现在可是很努力的学习,争取做一个出色的呢!你也要加油啊,要成为一个最厉害的医生!”

        “嗯!”古枫点头,随后又问:“丁寒涵让你送什么东西给我!”

        “这个!”李啸澜说着就把手上的钥匙抛到他手里,然后指了指他开来的那辆跑车。

        “呃?这个是给我的?”

        “哈哈,难不成你还以为师兄开得起这么贵的车吗?这车五千万呢!”

        “五千万”古枫吃惊的差点咬断舌头,原来他开的那车世爵已经算贵的了,没想到还有比世爵更贵,甚至是贵几倍的。

        这车镶金带银了?仔细的看看,这辆同样是两座的跑车确实很高级,高级到他都根本看不懂,除了轮框的内鼓以及一些边架是金色的外,车身车门车前盖都是黑不溜秋的,以前在丁寒涵的车库里也没见过这辆车。

        “你以为呢!”李啸澜道。

        “这到底什么车???”古枫有点难以置信的抚摸着黑不溜秋的车身,然后又敲敲金灿灿的轮毂,“师兄,这是真金做的吗?”

        李啸澜不免失笑,反问道:“你认为呢?”

        “我怎么知道??!”古枫茫然的道,敲了敲车毂,“咯咯”,纯金属响声,但分不清是真金还是假金。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我给你简单介绍一下,这辆车叫做碳纤维黄金版布加迪威龙,系意大利著名跑车品片,全球限量行仅三百量,属于高性能的豪华跑车!碳纤维黄金版布加迪全车身都采用了碳纤维材料,车身外观虽然没有任何证明其身份的标志,但是识货的人,一眼就可以认出它,虽然他全身以黑色为主色调,可是最夺目的却是金光闪闪的金色!”

        “哦!”古枫这才明白这黑不溜秋的东西叫做碳纤维,伸手抚过车身,觉得以其称它是跑车,不如称作是艺术品。

        “来,你再看这个!”李啸澜抢过他着引警,然后把车灯一打开,顿时,碳纤维黄金版布加迪的氙气大灯和日间行车灯的金色装饰与碳纤维两相对映,出金光闪闪的刺目光芒,远远看去就像,一件拉风的流动雕塑。

        古枫看得有点呆了。

        “这辆车的动力强劲到无可匹敌,从静止加到百米,过程仅仅只需要2秒……反正这车的优点多多,堪称跑车中的经典,你开着慢慢就能知道,我这边时间很紧,得先走了!”李啸澜说着再次拔出钥匙抛给古枫,然后钻进黑色商务车里,一溜烟的走了。

        古枫握着钥匙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身旁的黄金版布加迪威龙,丁寒涵这礼物实在是太贵重了。

        好一阵,古枫这才颤颤抖抖的上了车,小心翼翼的把车开了进去,不过他很担心,开这个车子出去停在路边的话,不知道会不会连轮毂都被人拆掉呢?

        锁好了大铁门,回转身来的时候,却见施玉柔披散着一头紊乱的秀穿着睡衣走了出来,不过这次她倒是加了件外套,尽管如此,古枫却还是忍不住浮想联翩,因为他知道,施玉柔睡觉的时候是不穿内衣的。

        “柔姐姐,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吧!”古枫抱歉的道。

        “没关系,我也刚好睡醒一觉了!”施玉柔笑道。

        “晴儿和范允呢?”古枫问道。

        “她们早早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施玉柔说着把一样东西递到古枫的手中。

        古枫接过一看,一把银光灿灿的车钥匙。

        “你的车被撞坏了,以后要出行应该不方便,我就给你买了一辆!”施玉柔说着指了指那辆银色的保时捷。

        “呃?”古枫呆愣在那里,丁寒涵给他送车,他还可以接受,因为彼此已经水乳交融,无所谓彼此了,可是施玉柔给他送车,非亲非故的,这算什么事呢?所以他就有点手足无措的道:“这,这怎么使得!”

        “有什么使不得的,我还在这里叨扰了你那么久,你又帮了我那么多,但我一直也没能帮你什么,送一件礼物给你,我的心里也好受些!”

        “这个……”

        “不要这个那个了啊,一点都不像你的性格,你忘了吗?你给我治好了病,我还没给你诊金呢,这车就当是我给你的诊金咯!”

        “可是……”古枫看看那辆保时捷,怎么说也得好几百万吧,远远出一百两黄金的价格了。

        正在这个时候,大门外突然响起了厚重的汽车喇叭声,是那种警车专用的喇叭,虽然只响了一下,但也把古枫和施玉柔都吓了一大跳。

        两人走出去,打开门,却现一辆全新的军用型越野型悍马车停在门外,坐在驾驶位与副驾驶位上的,不正是范允和何巧晴吗?

        “哥”何巧晴推开车门跳下车来,拉着古枫凑近悍马车,“哥,你看看这车,喜不喜欢,范允说你一定会喜欢的,所以我就问那臭老头给要来了!”

        臭老头,指的应该就是何老头了吧!

        范允这个时候也下车来了,单手一扬,车钥匙也抛向了古枫。

        古枫接过,低头看看,手中已经三把车钥匙了!

        好嘛,原来还说没车开,这回好了,再多长两只手也开不过来。

        “巧晴你看,我都说他会喜欢的吧,他都高兴得呆了!”范允朝何巧晴眨眨眼道。

        “是吗?哥,你喜欢这车吗?”何巧晴兴高采烈的指着那悍马车问古枫。

        “喜欢是喜欢,不过如果不是绿的,那就更喜欢了!”古枫脸上笑得很勉强的道,这种悍马车他知道,四轮驱动,6排量,马力强劲,攀登岩石,爬大坡,过深沟,冲障碍,无所不能,几乎就是公路上的坦克车,可是它……为什么就是绿色的呢?

        “这个还不简单,明天我就让人把它油过别的颜色!”何巧晴笑着道,随后又拽着古枫来到车前,小手敲了一下坚硬的防撞保险杠,“哥,你看这车头,子弹都打不进去,结实着呢,以后再也不怕别人撞你了!要是你看什么车不顺眼,就撞它,要是你不敢,我来!”

        “呃!”古枫一阵心寒,你这丫头还真唯恐天下不乱呢!不过除了这颜色外,他也确实是挺喜欢这车的,最起麻以后和丁寒涵出去玩车震的时候再也不用问别人借车了。

        “哥,你赶紧把它开进去吧!”何巧晴推着古枫道。

        “好!”古枫答应一声,把车开进了院里!

        苏古二合院,一字排开五辆车,悍马,保时捷,布加迪威龙,凯迪拉克,阿斯顿马丁,俨然一个小型的名车车展,众女一时间都看呆了。

        “哥,这么多的车,哪儿来的?”何巧晴忍不住问。

        “多吗?没多少吧!”古枫顾左右而言,心里却道,小丫头可真没见过世面,要是让你去看看丁寒涵的车库,你才晓得什么才叫真正的多车。

        “这辆凯迪拉克我知道,是那个出差的苏姐姐的,这连阿斯顿马丁我也知道,是柔姐姐的,可是这辆布加迪威龙呢?”何巧晴凑上前去,看了一会又惊叫起来,“天啊,这是黄金版的布加迪威龙呢!这是谁的?”

        “呃,那个,别人,借我开的!”古枫吱吱唔唔的道。

        “那这辆保时捷呢?”范允也来凑热闹,“据我所知这款保时捷的车名叫卡雷拉,现在已经停产,全球仅售了12?辆,大多都在中东石油大享的手里,国内仅有三四辆,现在市面上跟本买不到的!”

        范允的话让古枫有点犯晕,他只知道黄金版布加迪威龙贵重,没想到这车保时捷也有这么不凡的来历,一时间不由多看了两眼施玉柔。

        施玉柔则是脸红耳赤,极不自然的道:“嗯嗯,那个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赶紧洗洗睡吧,你们明天还上学呢!”
    【网站地图】

  •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瘟疫传说》:黑死病恐怖 姐弟在绝望中求生 2019-09-15
  • 甘荣坤:始终绷紧维护稳定这根弦 确保社会大局持续安全稳定 2019-09-15
  • 能够解决人人上大学的愿望与大学毕业生严重过剩矛盾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2019-09-14
  • 汽车天下·车事风云榜 2019-09-06
  • 人民日报社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9-06
  • 水费欠账竟“穿越”16年?用户质疑:为何没见催缴过? 2019-09-02
  •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感想 2019-09-02
  • 禁投共享单车现深圳街头 车企称用户从东莞骑来的 2019-08-31
  • 韩中国文化院相关新闻 2019-08-25
  • 四川雅江:消防战士扑灭山火后  录视频给父母拜年 2019-08-25
  • “和合”理念是中华民族一贯的文化追求 2019-08-23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 2019-08-23
  • 传媒每周热闻第362期:2018年全国两会新闻中心启用 内地2月电影票房突破100亿元创纪录 2019-08-22
  • 中国福彩网官 广西快3开奖l结果 浙江11选5现场开奖 为什么买幸运28老是输 江苏快三官网 足彩进球彩球以上 福利双色球投注技巧 11选5玩法 20选5走势图 |3d开奖结果 视频 那么多人买五分彩 足彩论坛 手机打鱼注册送分20元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最高 北单投注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