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瘟疫传说》:黑死病恐怖 姐弟在绝望中求生 2019-09-15
  • 甘荣坤:始终绷紧维护稳定这根弦 确保社会大局持续安全稳定 2019-09-15
  • 能够解决人人上大学的愿望与大学毕业生严重过剩矛盾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2019-09-14
  • 汽车天下·车事风云榜 2019-09-06
  • 人民日报社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9-06
  • 水费欠账竟“穿越”16年?用户质疑:为何没见催缴过? 2019-09-02
  •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感想 2019-09-02
  • 禁投共享单车现深圳街头 车企称用户从东莞骑来的 2019-08-31
  • 韩中国文化院相关新闻 2019-08-25
  • 四川雅江:消防战士扑灭山火后  录视频给父母拜年 2019-08-25
  • “和合”理念是中华民族一贯的文化追求 2019-08-23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 2019-08-23
  • 传媒每周热闻第362期:2018年全国两会新闻中心启用 内地2月电影票房突破100亿元创纪录 2019-08-22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23053/

    学院卷 第四百一十八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白姨,是最后一个还要抗争的人。

        男人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这个道理她很早就明白,所以她压根就没指望老一能帮她什么。

        结果也确实是这样,老一现在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哪还能顾得了她。

        所以原来两人的约定好,迴龙社对抗义合帮与何家的入侵,白姨趁势在暗中实行反偷袭的计划也成为了泡影。

        其实,看着迴龙社一个诺大的帮会被一点一点的搞挎,她也很是心寒,想到自己这点人马要跟义合帮叫板,她就不免有点心恢意冷。

        和古枫唱对手戏,她感觉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曾经有数次,她都想过放弃了,毕竟她和古枫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更何况这个男人……呃,也确实有那么点知情识趣,给她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可是每每夜半梦回,听到龙泰房间里传来不甘与屈辱的嘶嚎咆哮声,她又不免提醒自己,不管再苦再难,也一定要为干爹报仇!

        不管干爹当初是好心还是坏心,他收留与养育自己这一点是实实在在的,甚至可以说没有龙泰就没有今天的自己,做人应当感恩图报,不能那么没心没肺的。

        白姨一次又一次这样的提醒自己,所以最后这一次,她打算拼了。

        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古枫一个人才会玩阴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又何况是白姨,她再也不打算跟古枫讲什么仁义道德了。

        有消息透露,过两天就是丁力生的五十岁大寿,丁寒涵准备在丁家别墅给丁力生办一个风光体面的生日会,俱时会邀请深城各界的名流富商,本地土豪,名门贵族,新锐锋的董事会成员……等等参加宴会!

        得知这一消息,白姨无比的振奋,这对她而言无疑是个极好的机会,只要利用好了,她甚至能把古枫,丁寒涵,丁力生,师爷给整锅一起端了。

        丁家各种各样的宴会,年中少说也有两三场,曾经身为义合帮成员的白姨对丁家宴会的流程及安排比谁都清楚,只因从前她就常常被龙泰委派前去做帮手,台前幕后,她所了解的程度绝不亚于丁家大管家。

        还有极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旦凡丁家办喜宴,丁家别墅就会处于半开放状态,只要装扮得体,手中又有请柬,想混进去一点都不难。

        难就难在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死古枫,丁寒涵,丁力生,还有师爷之后,从容不迫毫无损的离去。

        白姨细细的一思量,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就慢慢酝酿了出来。

        想要在眨眼瞬间杀死古枫,丁寒涵,丁力生,还有师爷等四人,用普通的方法是绝对办不到的,先别说古枫的身手有多高强,就是把他们凑到一起就是一件极为不容易的事情。

        不过,这个宴会却有这样的机会!五十大寿,那除了寿桃外,肯定会有蛋糕,切蛋糕的时候,如果是丁力生自己亲近操刀,古枫,丁寒涵,师爷这几个顶尖高层必定就在他身侧。

        如果,能在蛋糕里面装一个,就在切蛋糕的时候当场炸开,那这几人是必死无疑的。

        白姨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这件事对别人来说跟本就不可能办到,不过相对于丁家宴会有着深厚了解的白姨而言,并不是很困难。

        不过先,她得先购买一个,为了达到复仇的目的,将丁力生等人一网打尽,又尽量避免伤及无辜,这个必须得具有极强的杀伤力,但波及半径却绝对不能大,而且最好还是摇控式的。

        这样的非专业人员不能制造,这种专业人才白姨也一个都不认识,不过她有一样东西,那就是钱!

        有一句话说得好,钱能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

        在花掉了一笔足够普通人家二十年吃喝拉撒的钞票后,白姨得到了一玫摇控。

        四四方方的,只有普通板砖一半那么大小。摇控器两个灯,一盏红的,一盏青,红的如果亮起,证明在信号范围内,按下青的就可引爆。如果红的不亮,表示不在信号范围内,怎么按都是瞎按。

        有了,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将它装进蛋糕里面。

        如果换作是别人,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白姨恰好是个例外,因为她知道,丁家办宴席,所用的东西都极为讲究,什么龙虾要从澳洲空运过来,什么鲍鱼最少得在几头以内,鱼翅得选怎样怎样的……最后那就是甜点蛋糕,必须得在深城名气最响牌子最老“一品酥”订购,非“一品酥”而不喜欢,而这个“一品酥”在深城分店的掌勺大厨大赤吉恰好和白姨曾经有过那么点交集。

        白姨翻开电话簿,果然找到了大赤吉的电话。

        “大赤吉,最近两天很忙吧?”白姨在电话这头问。

        “是??!”大赤吉答道。

        “在忙着丁家的甜点和蛋糕的单子?”白姨又问。

        “是啊是??!”大赤吉答道。

        “忙完这单就回家过年了吧!”

        “是啊是啊是??!”

        “那好吧,晚上收工后我去你家找你!”

        “好啊好??!”大赤吉忙不迭的答应,可是直到挂上了电话,他才记起,自己好像忘了问对方是谁了。

        不管了,反正听声音绝对是个美女。

        将近傍晚,大赤吉把明天所有丁家宴会上所需的各样甜点及一个五层蛋糕准备好之后,这就收工,回到单身公寓后,立即就玩泡泡洗澡澡,因为他没记错的话,今晚好像有一个美女来找他,要是让人家闻到自己一身油烟味,那可就不好意思了!

        刚冲完凉没多远,门铃就响了起来。

        大赤吉赶紧屁颠颠的跑来开门,打开门之后看见门外俏生生站着的大美人,他顿时呆住了,因为惊吓过度。

        好一阵,大赤吉才反应过来,脸色苍白左右看看,看到没人后这才稍松一口气,赶紧一把将白姨拽进来关上门,“阿爸天,是白姨,我的姑奶奶,你怎么敢来找我,要是被义合帮的人知道,我可就玩完了!”

        “咦,我说等你收工后来找你,你不是满口答应的么?”白姨带着戏谑的口吻道。

        “天啊,我要是知道是白姨您的话,打死我也不敢答应??!”大赤吉慌恐的摇头道。

        “咦?我成洪荒猛兽了还是变成妖魔鬼怪了,你这么怕我!”白姨轻笑道。

        大赤吉脸色窘了窘,讪讪的道“白姨,你就饶了我好吗?”

        “看你这话说的,我又不是来害你的!”白姨自自然然的坐了下来,然后眼光紧紧的盯着大赤吉,“大赤吉,你说你现在能混到一品酥大厨的位置,最应该感激的是谁???”

        大赤吉不敢去看白姨的眼神,唯唯诺诺的低声道:“那当然是我自己了!”

        “你说什么?”白姨秀眉一紧,轻喝道。

        “是白姨,是白姨您嘛!”大赤吉慌忙改口道。

        “哦?那你说说为什么要感激我呢?”白姨淡淡的问。

        “当初我在街边做小贩,专门卖两元一份的炒米粉,被人收?;し?,又被人吃霸王餐,是白姨见我可怜,然后把我收进义合帮第一大堂里做厨子,然后又让我去厨艺学院进修甜点系,最后我学成回来进了一口酥,最终做到掌勺大厨的!”

        “大赤吉,你的记性还不赖嘛,这些事情我都已经忘了,你却还记得呢!”白姨淡淡的笑道。

        “白姨是我的大恩人,我怎么会忘记呢!”大赤吉忙不迭的道,其实白姨岂止是他的恩人,还是他的梦中情人,夜深人静的时候,大赤吉总是想着白姨去找五指姑娘的。

        “那我现在有件事情让你去做,你是愿意做呢?还是不愿意做?”白姨沉声问道。

        “愿意,那当然是愿意!可是白姨你也知道,我是个老实人,三棍也打不出个闷屁来,要不然以前也不会处处受人欺凌了,如果难度太高的事情,例如杀人放火,打架斗殴什么的我可是做不来的!”大赤吉明着是答应,实为拒绝。

        “放心,我知道你几斤几两重!”白姨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了那半块“板砖”放到大赤吉面前,“你只要把这东西放进丁家订造的那个蛋糕里面就行了,这对你来说,没有一点难度吧?”

        大赤吉脸色变了变,虽然他不知道这块东西是什么,但照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由为难的道:“这个……”

        “大赤吉,你现在在一品酥年薪是多少???”白姨忽然间又问。

        大赤吉心中一跳,问我收入多少,不会是想问我借钱吧,坚难的清了清喉咙道:“没有多少,也就几万块吧!不过老父多病,老母又体弱,我在家中又是独子,每月都要寄大笔钱回家,我…”

        “这里是一百万!”白姨打断了他的话,把一个皮箱递了过去,“只要你把这件事办利索了,这钱就是你的,到时候你就可以回家去盖洋房,娶媳妇了!”

        大赤吉感觉那个衰啊,早知道就说年薪十几万了,不过当白姨把皮箱打开的时候,他的两眼也冒了青光,这么多钱,他还是第一次见呢!

        “大赤吉,你还记得有一年我路过源城,曾到过你家吗?”

        “记得记得,白姨你还提着礼物去拜访了我的父母,还给他们封了大红包呢!”大赤吉道。

        “那好,你记得就好,我可以给他们封红包,当然也可以对他们做别的事情,有些话,说得太透就不好听,你应该明白的!”

        大赤吉心中一颤,脸如死灰的点头:“我明白!”

        白姨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这件事,你办也得办,不办也得办.
    【网站地图】

  •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瘟疫传说》:黑死病恐怖 姐弟在绝望中求生 2019-09-15
  • 甘荣坤:始终绷紧维护稳定这根弦 确保社会大局持续安全稳定 2019-09-15
  • 能够解决人人上大学的愿望与大学毕业生严重过剩矛盾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2019-09-14
  • 汽车天下·车事风云榜 2019-09-06
  • 人民日报社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9-06
  • 水费欠账竟“穿越”16年?用户质疑:为何没见催缴过? 2019-09-02
  •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感想 2019-09-02
  • 禁投共享单车现深圳街头 车企称用户从东莞骑来的 2019-08-31
  • 韩中国文化院相关新闻 2019-08-25
  • 四川雅江:消防战士扑灭山火后  录视频给父母拜年 2019-08-25
  • “和合”理念是中华民族一贯的文化追求 2019-08-23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 2019-08-23
  • 传媒每周热闻第362期:2018年全国两会新闻中心启用 内地2月电影票房突破100亿元创纪录 2019-08-22
  •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广西 河北11选5基本走势图 湖北快三跨度表 中国竞彩网竞彩计算器 欢乐斗地主下载 重庆快乐10分开奖软件 上海时时乐是不是真的 金牛娱城 1x体育投注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新疆福彩 重庆时时彩几点至几点 ag试玩 微信 斗牛的软件叫什么 利用网络赚钱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