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宁夏频道--人民网 2019-06-19
  • 千军一呼战疆场, 强军砺剑中国梦(阅军纪实) 2019-06-16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6-16
  • 中美研究人员发现新型狗流感病毒 2019-06-15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6-13
  • 《紫禁城100》及《最好的皇宫》新书发布会 2019-06-13
  • 港台名人"坊" 2019-06-06
  • 学习有理丨着力改善环境 增创发展优势 2019-06-06
  • 西安外事学院在省茶艺大赛中创多项佳绩西安外事学院-陕西教育新闻 2019-05-31
  • 新发审委累计否决52家企业IPO 通过率不到36% 2019-05-31
  • 陵川县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 2019-05-30
  • 《同学两亿岁》剧情高能 昌隆感情走向成谜 2019-05-21
  • 和静县首届东归节将于6月23日开幕 2019-05-21
  • 莫斯科这个晚上 德国人没有眼泪 2019-05-17
  • 抉择!欧文若长留绿军会损失8100万 恐会被安吉交易 2019-05-17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23081/

    学院卷 第四百四十三章 落幕的饭局
        酒楼里,就剩下马奋最后一个太子党了!

        不管结局会怎样,马奋也不会放弃抗争的。

        古枫在低声与何巧晴谈情说爱的时候,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不免露出些许赞赏之意,这小子,挺有个性的嘛!

        其实,见识过古枫的能量之后,马奋的心里也很慌恐的,可是他马大少爷这辈子也没试过这么丢人!这个面子扳不扳得回来那都还是其次,主要是他不能输,如果输了,未来三年他都要听这厮使唤呢!

        所以,他都要拼力作最后一博,如果连底牌都亮出来后,还是没有赢的机会,那他也只能认命了。

        一样米,吃出百样人,这不算什么稀奇。

        然而一顿话,吃出百般事,恐怕也只有古大官人了。

        这件事情,闹得可不是一般的大。

        每一个小半场都是雷声大,雨点也大,来得快,去得也快,但被惊动的人可不是一般的多!

        一闹再闹的情况下,龙山区分局的局长楚汉中已经亲自带人来了,不过他并不是谁叫来的,他是被惊动的。

        吴大队在撤走之后,隐隐感觉不是很妥,这班太子党骄横跋扈惯了,而那个古枫,据他所知也不是善茬儿,一边半斤,一边八两,可谓是棋逢对手,要是都憋着劲的折腾,那可就是没完没了的场面,这样下去可怎么了得。于是赶紧向楚汉中汇报了这件事情。

        楚汉中得知这件事后,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立即领人亲赴现场,不管谁是谁非,全都带;回去再说,在龙山区这个地头上,出了事情他可是要负责的!

        在他到来的时候,另一方人马也同时到场。

        同样的一身警服,同样的级别,同样多的人马!

        这个为首的警官,就是宝山区分局局长马兆坚,同时他也是马奋的父亲。

        不过,马兆坚却不是像孙行长或赵日伟一样,是来领儿子回家的,他是来替儿子出头的。

        是的,马奋的最后底牌,那就是他的父亲马兆坚!

        两个局长同时在酒楼门口罩面,虽说一个地头蛇,一个过江龙,但大家都是熟人,弄僵了可真不好看,于是两人打了招呼之后,这就凑到一场商量起来。

        候辟谷看到酒楼里好不容易歇了一下,这才安静没有半个小时呢,竟然又是轰轰烈烈沸腾起来,外面来了一大班的警察,竟然连两个区的局长都惊动了,这么大的阵仗,真的是吓死人。

        候辟谷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他只不过就是开个小酒楼而已,至于这一拨又一拨的来人吗?早知今日,他昨天就关门歇业,谎称东家有喜得了!

        看到乱糟糟像是乱葬岗一样的酒楼,候辟谷真的很想日,可又不知道日谁!

        没一会儿,两个局长商量出了一样的基调,法制社会,岂容胡闹,天子犯法,与民同罪,不管谁对谁错,全都带回去再说!

        楚汉中与马兆坚进去之后,立即就要下令铐人,可是当他们看到古枫的那一桌上竟然坐着何田胜的时候,顿时就一个头两个大了。

        广省军区副司令员,如此显赫的人物,他们岂会不认得,把他铐回去?他们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

        “何副司令员,您好!”楚汉中首先硬着头皮走上前来打招呼。

        “何副司令员好!”跟在后面的马兆坚也勉强开了腔,因为这个何田胜坐的位置已经明显的摆出立场,他可是站在自己儿子对立面的。

        “何局,马局,呵呵,两位也来这里吃火锅吗?看来这里的火锅挺出名的嘛!”何田胜淡淡的和他们两打招呼。

        楚汉中与马兆坚面面相觑,不由苦笑,这个何副司令员可真会说冷笑话,事情都闹到这个程度了,还吃鬼吃马咩!

        楚汉中与马交兆坚交换了个眼神,无言的推搪一阵,最后马兆坚只能硬着头皮道:“何副司令员,您看,这件事情这么的闹腾实在不是办法,您看这个,是不是让我们先把人带回去……”

        “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不知道,我只是和女儿,表侄女出来吃顿家宴而已,你看,她们你们都认得的!”何田胜佯装不明就里指了指何巧晴与范允,顿了顿之后,竟然又指着古枫道:“来来来,两位局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古枫,是我女儿的医生!”

        “也是我的男朋友!”何巧晴适时的补充,然后就伸手挽起了古枫的胳膊,对她而言,有古枫这个男人,不但不是见不得人的,反而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她甚至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呢!

        何巧晴恢复了记忆之后虽然有所收敛,不再像从前般任性妄为,但也仅限在爷爷何老头面前,对着亲善慈和的父亲面前,她自然没什么好拘束的。

        范允虽然什么都没说,不过竟然破天荒的给古枫夹了一筷子菜。

        听到这样的话,看到这种其乐融融的情景,楚汉中与马兆坚心里再次苦笑,很显然,何副司令摆明了立场,不但是他,他的一家大小全都摆明了立场,这是家宴,古枫是他们的家人,你们要带他走,那就好好酌量酌量吧!

        这一家大小全都同一个鼻孔出气,楚汉中与马兆坚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尴尬的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咦,楚局,马局,你们不是说要带什么阿七阿八的人回去吗?赶紧办你们的事去吧,我们吃我们的饭,不碍你们的事的!”何田胜说着再也不理他们,转过头来对古枫招呼道:“古枫,来,多吃点,这火锅的味道挺正宗的呢!”

        这个架势,很明显了,何副司令员不但要护犊子,还要他们赶紧的领人滚蛋,别打扰他的家宴,虽然说得很隐晦,但意思表达得是那么明显,只要有点脑子都能听出来。

        人家既然都这样说了,楚汉中与马兆坚又还能说什么?难道还真敢强硬的上去铐人吗?惹得何副司令员发火的话,这件事肯定会再次升级,到时别说是他们一个区局局长,就算是市局局长都不敢担当。

        “那,何副司令员,你们吃好喝好!”楚汉中道。

        “嗯!”何田胜轻哼了一声,看也没看他们一眼。

        楚汉中给马兆坚递了个眼神,马兆坚心照不宣,朝自己的手下对着马奋指人指了指,那些干警会意,赶紧上去把马奋等人带了出去。

        马奋到这一刻为止才相信,他真的输了,而且输得这么彻底,就连父亲这张底牌打出来后,他仍是没有一点机会!

        古枫表现得虽然风清云淡,可是每一招一式,都稳如泰山,不管你放马还是放狗,他照样轻轻松松的接下,扳倒,踩死!

        输在这样的人手里,马奋也只能认了。

        酒楼里,终于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古枫等何田胜等几人吃饱喝足之后,这才去买单离开。

        候辟谷却坚持不肯收钱,已经损失了那么多,也不在乎这一点了。

        古枫却不由分说的把几张钞票塞进他的手里,“饭钱我是要付的,至于酒楼的损失,不该我负责,但你也别忧心,很快就会有人来给你补上的!”

        “嗯嗯!”候辟谷除了点头,还能说什么,难道敢问什么时候才有人来补上吗?

        古枫等人离开后,候辟谷这才收拾心情,吩咐酒楼员工清理一片狼藉的现场,这个时候,他却发现角落那边的包厢门轻轻的动了一下。

        候辟谷这才恍然想起,包厢那边还有客人呢,不过到这会儿也没走,他猜想肯定是被这些人给吓着了,所以不敢出来,于是就走上前敲门进去。

        包厢里只有两个女人,一个气质高贵的冷艳美妇,一个清秀绝俗的女孩。

        “二位,真对不起,因本店出了点事故,让你们受惊吓了,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你们可以离开了!”候辟谷是个生意人,尽管心情相当不佳,但场面话他还是要说上那么几句的。

        “没事,你先下去吧,我们还没吃好,一会儿自会买单离去的!”女孩挥手道。

        候辟谷愣了一下,听人家这语气仿佛真不是给吓着了,反倒是是真的没吃好一般!

        深城,果真是个藏龙卧虎之地??!候辟欲没再说什么,自顾自的退了下去。

        待得包厢的门重新被关上,这两个女人才交谈起来,不过用的明显不是本国的语言,而是日语。

        “菜子,刚才那个男人你认识吗?”冷艳贵妇淡淡的问道。

        “是的,母亲,这个人就是大舅的医生!同时也是我班上的同学?!本⒐Φ?。

        “别跟我提你大舅那个废物!”冷艳贵妇蓦地冷喝道。

        绝色女孩神色一禀,噤若寒蝉。

        冷艳贵妇瞪了女儿一眼,表情稍为缓和一点后问:“你和他的关系怎么样?”

        “谁?”

        “就你那个同学!”

        绝色女孩沉吟了一下,才道:“不怎么样!”

        “那你有信心俘虏他吗?”冷艳贵妇看着女儿道。

        绝色女孩看着母亲,心里一个劲的叫苦,我俘虏他?他俘虏我还差不多。

        “怎么不说话?你要知道,麻由家族在深城的这个田中集团才刚成立,一些地头蛇地方官得好好巴结,不然光只是大投资也是没用的?!?br />
        绝色女孩点头,没应声。

        “像是这么有势力,有背景,八面玲珑的人物,你要是巴结好了,对我们田中集团,对你这个田中集团的CEO,肯定是一大助力!所以,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必须和他结盟,千万别像你大舅二舅,整那么点上不了台的玩意儿也搞得自己一身屎一身尿!”

        “我,知道了!”绝色女孩冒着冷汗的点头。

        “好吧,买单走人,会议时间差不多到了,我把事情交待给你后,也该回去了!你放心大胆的去做,至于董事会那班老家伙要是敢不听你的,你就告诉我,我收拾不死他们?!?br />
        “……”
    【网站地图】

  • 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宁夏频道--人民网 2019-06-19
  • 千军一呼战疆场, 强军砺剑中国梦(阅军纪实) 2019-06-16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6-16
  • 中美研究人员发现新型狗流感病毒 2019-06-15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6-13
  • 《紫禁城100》及《最好的皇宫》新书发布会 2019-06-13
  • 港台名人"坊" 2019-06-06
  • 学习有理丨着力改善环境 增创发展优势 2019-06-06
  • 西安外事学院在省茶艺大赛中创多项佳绩西安外事学院-陕西教育新闻 2019-05-31
  • 新发审委累计否决52家企业IPO 通过率不到36% 2019-05-31
  • 陵川县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 2019-05-30
  • 《同学两亿岁》剧情高能 昌隆感情走向成谜 2019-05-21
  • 和静县首届东归节将于6月23日开幕 2019-05-21
  • 莫斯科这个晚上 德国人没有眼泪 2019-05-17
  • 抉择!欧文若长留绿军会损失8100万 恐会被安吉交易 2019-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