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宁夏频道--人民网 2019-06-19
  • 千军一呼战疆场, 强军砺剑中国梦(阅军纪实) 2019-06-16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6-16
  • 中美研究人员发现新型狗流感病毒 2019-06-15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6-13
  • 《紫禁城100》及《最好的皇宫》新书发布会 2019-06-13
  • 港台名人"坊" 2019-06-06
  • 学习有理丨着力改善环境 增创发展优势 2019-06-06
  • 西安外事学院在省茶艺大赛中创多项佳绩西安外事学院-陕西教育新闻 2019-05-31
  • 新发审委累计否决52家企业IPO 通过率不到36% 2019-05-31
  • 陵川县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 2019-05-30
  • 《同学两亿岁》剧情高能 昌隆感情走向成谜 2019-05-21
  • 和静县首届东归节将于6月23日开幕 2019-05-21
  • 莫斯科这个晚上 德国人没有眼泪 2019-05-17
  • 抉择!欧文若长留绿军会损失8100万 恐会被安吉交易 2019-05-17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23323/

    学院卷 第六百五十六章 到底谁更变态
        陈稀可现在虽然还只是个学生,属于消费者,但她从来就不缺钱。

        首先,她家有店面出租,每月有三千五百块稳定的收入。

        其次,她勤劳俭朴,不但从来不乱花钱,还时不时的做家教,参加学校的勤工俭学。

        再次,身为深城原住居民的她,每年村里还有分红。

        这一平均下来,一个月有七八千块钱的收入,堪比白领薪阶。

        那么,她既然不缺钱,为何如今却是哭着闹着要挣钱呢?

        女人的法宝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陈稀可一哭起来就没完没了,整个泪人儿似的。

        古枫不怕你闹也不怕你上吊,可就是看不得女人哭,这女人的眼泪一下来,他就要唱心太软了。

        询问好一阵,古枫才终于弄明白了原因,原来还是那两个字惹的祸——责任。

        陈稀可本人虽然俭朴节约,可是她有一个烧钱的二哥。

        从前的时候,陈弘胤就是个大手大脚的主,现在……却是想省都省不了了。

        这一次出事,陈弘胤要是死了的话,那倒是干脆,陈稀可最多只是出一笔丧葬费罢了,三五万搞掂,大不了就是十万八万??墒撬衷谄胨啦换畹?,而且随时还要死要活的躺在医院里,不但累己,而且累人!

        俗语说得好,医院大门朝难开,有病没钱别进来。

        陈弘胤的伤势如此严重,抢救起来费事,医药费用更是惊人,刚开始的开始,他的生命几乎是每一秒都是金钱维持下来的。

        如果是别人,也就让这样的人渣死了得了,反正活着也是累人累己累街坊的,但陈稀可却不能这么做,不管陈弘胤如何的不地道,他也是她的亲哥哥,所以当她接到电话通知,陈弘胤伤重危殆的时候,她想也不想的就带着所有的积蓄赶往了医院。

        然而,光是当天的抢救手术下来,陈稀可平时辛辛苦苦攒下的一点钱就没了,而且还倒欠医院一大笔,她只好向亲戚朋友借,最后实在不得已只好把房子抵押给了银行贷了一笔款子??墒敲娑宰挪∏榛故俏V氐某潞胴?,仅仅是两个星期还不到,这笔钱也已经所剩无几了!

        现在,陈弘胤的情况总算是稳定下来了!

        以后,只要支付得起高额的医疗费用,他的命就能保着,十年,二十年都没问题,甚至是更久都没问题。

        可是,这个生命却必须要数不清的金钱来维持,陈稀可为了责任,为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骨肉至亲,能用的用,能当的当,能借的借,什么办法都试过了!

        至于那个郑凤娇,陈稀可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也曾去找过的!可是郑凤娇却是翻脸不认人,把陈稀可给扫地出门了。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的,原来的时候,她肯帮陈弘胤,除了看在同仇敌忾的份上,还看在他年轻力壮有鸟用的份上,可是现在他瘫了,成了植物人,有鸟也不会用了,那自然就没鸟用了!

        陈弘胤本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但郑凤娇也不见得比他好多少,一个半斤,一个八两,都是差不多的货色。

        所以这会儿,眼见陈弘胤是有药也没得救了,她又怎么可能再拿自己的钱出来给陈弘胤付医药费呢,更何况在出事之前,她已经给过陈弘胤十万大元了!

        陈弘胤现在躺在医院里,随时随刻都要钱……这没完没了的,不等于是个无底洞吗?她自己的这个洞现在还不知谁来填呢?哪还有心思去填一个废物的啊,所以她狠心的拒绝了。

        现在,陈稀可实在是走投无路了,除了能来找古枫之外,她也不知道还能找谁了!

        所以,如果今天古枫真的不请她做这个秘书,或者说请了她又不给她那么高的薪水,再或者说不先预支那么多薪水给她的话,今晚,她恐怕真的要去卖了。

        深城本地妹子,何等的矜贵,几乎可以说是皇帝的公主,但竟然沦落到要去做小姐,这事可真的新鲜得要死了!不过……生意肯定会是火爆的。

        古枫得知原委后,不由苦笑,柔声的道:“陈稀可,其实你急需用钱的话,不必非得做秘书不可的,你只要开口,多少钱我都会给你的!”

        古枫对待朋友或女人,一向都很大方的,大方得甚至有点二。但不管他大不大方都好,陈稀可如果肯开口,他必定是两肋插刀的,更何况陈弘胤这件事,是他一手一脚造成的。

        搞死人家的哥哥,还想泡人家的妹子,古枫现在下雨天的时候都不太敢出门呢,因为他怕遭雷劈。所以如果这次能帮助陈稀可的话,也算是良心上的一点点救赎吧!

        谁曾想,陈稀可却是坚决的摇头道:“我才不要你白给的钱,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

        古枫闻言愣了下,看了陈稀可好一阵才道:“陈大小姐,白给的都不要?你不是这么傻吧!你试着给我一下试,有多少我都照单全收?!?br />
        陈稀可果然给了他一下,对着他的胳膊,而且是不轻的一下,“我只给你做秘书,你付我工资,咱谁也不欠谁的,多好!”

        这么一下对古枫来说自然是不痛不痒的,不过他却是犹豫着道:“可是……”

        “可是什么?”陈稀可立即着急的问。

        “我已经有了一个秘书??!”古枫道。

        陈稀可笑了,又拧了他一下:“我只听别人说虱子嫌多,哪有秘书也嫌多的?!?br />
        “可是……”

        “又可是什么?”

        “我这个秘书是你的死对头!”

        “我的死对头?”陈稀可皱起了眉头,没一会却瞪大了眼睛问:“楚欣染?”

        “嗯!”古枫点头,总算你的脑子还没秀斗,能想得起她来。

        “晕死,难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陈稀可的俏脸上露出苦笑,随后甩甩扎成马尾的秀发道:“她是你的秘书又有什么关系,她做她的,我做我的。她要是敢找碴,我也不是吃素的!”

        “可是……”

        陈稀可终于被古枫这可是来可是去,没完没了的可是弄得暴走了,声音高八度的喝道:“你丫有完没完了?”

        “最后,最后一个可是了!”古枫弱弱的道。

        “说!”

        “五十万年薪的秘书,除了做牛做马外,恐怕还得陪床的!”古枫的声音还是弱弱的,但听起来却是猬琐得让人不敢相信。

        “你——”

        “呵呵,我开玩笑的!”古枫为了避免她再次暴走,赶紧改口道。

        看着他那嬉皮笑脸的样子,陈稀可却是一肚子气,哼,无胆匪类,有勇气说,还没勇气承认,你要真敢向姑奶奶提这么过份的要求,姑奶奶就,就……从了你!

        两人一路的聊着,没多久就到了新锐锋大厦。

        停好车,走到大门前,一个女人就迎了上来。

        无袖的珍珠白立领衬衫,胸部点缀蕾丝花纹,浅蓝色荷叶边直筒裙,使她身上的线条看起来玲珑浮凸,尤其是浅色丝袜包裹着的那么修长美腿,脚踩一双黑色高跟,更是起着画龙点睛的诱惑。

        这,是一个带着轻盈,甜美,时尚,又有质感的白领丽人呢。

        古枫看了这个女人一眼,当然,目光大多献给了人家的胸部!

        擦身而过了,可是走过两步之后古枫又顿了下来,胡疑的回头看了又眼,看了再好那白领丽人好几眼!

        古枫之所以如此,却不是因为她的性感与甜美,而是那张让他感觉熟悉却又陌生的脸。

        那白领丽人却是很大方很优雅的摊了摊手,甚至还在古枫眼前轻轻的转了一圈,然后矜持的微笑。

        “哇靠??!”古枫最后终于认出来了,这位化了装变了样的女人,不就是楚欣染楚大小姐吗?这一身打扮,使得她身上的学生味尽去,再加上盘起的秀发,更添成熟优雅,尤其是脸上的淡装,差点就连古枫都被骗过去了。

        楚欣染却是咯咯的笑了起来,然后才正色道:“总裁大人,早上好……哦,不好意思,应该是古阿夫特嫩了!”

        古枫没想到楚欣染打扮起来,竟然一改轻纯玉女的线路,变得火辣性感,心中不禁感叹,这才是真正的火美人嘛!

        狐狸精,狐狸精,狐狸精……风水轮流转,这个时候,轮到陈稀可在心里咒骂不停了,可是看看自己身上的T恤和牛仔裤,再对照一下光鲜靓丽的楚欣染,又不免生出一股自惭形移之感。

        这个时候,楚欣染也终于注意到了站在古枫身旁的陈稀可,脸上的笑意顿时就没了,拉长了脸脸盯着她。

        陈稀可也是不甘示弱的反盯了回去。

        空气瞬间凝结,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触即发,就连守在门口的保安都能感觉到渐渐飘起的浓厚硝烟味!

        看到两女如此,古枫这才感觉头痛,他实在想不到在一天之间突然就有了两个秘书,而且这两个秘书还是天生就八字不合的死对头。

        “呵呵!”古枫干笑一下,很僵硬的缓和了下气氛,这才道:“那个,二位都认识,我想就不用介绍了,以后大家都是同事,二位请相互照应,和睦相处吧!来,大家握个手吧!”

        楚欣染想了想,最后还是在古枫温柔眼神的攻势下,终于伸出了手。

        陈稀可迟疑了一下,最后也是伸出了手。

        轻握,即分,假得不行,仿佛都害怕对方身上有爱滋病毒似的。

        古枫见两人握了手,虽然没有半点诚意,但最起麻已经能维持表面和平的关系了,长吁一口气,老怀欣慰的往里走去。

        进了大厦,到了总裁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那自然是宽大豪华的,分为外间和里间及里里间。

        古枫指了指外间一左一右的两个座位,对两人道:“这就是你们的座位,自己挑一个……”说完这话的时候,他又怕两女因争抢座位而打起来,所以赶紧的又改口道:“算了,还是别挑了,稀可你坐左边,欣染你坐右边吧!”

        左青龙,右白虎,中间是一只想偷腥的老鼠,古大官人也不是那么好地的,推开里间的门要走进去的时候,他又转过头看向陈稀可,“你进来一下!”

        “哎!”陈稀可高兴的答应一声,得意之极的看了一眼楚欣染,然后神气的走进了里间。

        楚欣染气得直翻白眼,连连在她背后做了几个“嘣秋,嘣秋”的手势!

        陈稀可走进里间,得意之色顿去,有些忐忑的看着坐在豪华办公桌后的古枫。

        这个男人,原本就霸气十足,再加上身份与权利的烘托,让她更是无所适从。

        古枫却是没看他,低头刷刷的写了一张纸,撕下来递给她道:“这是预支给你的两年薪水,你先拿去,今天暂时不忙着工作,你去把你的事情全都处理好,然后买几套上班穿的衣服,明天再来吧!”

        陈稀可接过那张纸,发现是一张一百万的现金支票,顿时变得更加沉默,两眼忍不住又湿了。

        “不用这么感动的,以后好好给我工作就是!我可不是请你来做花瓶的哦!”古枫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要是你真感觉过意不去的话,可以考虑用陪床来报答的!”

        陈稀可用力的点头,然后道:“只要不陪床,你交待的任何事情我都会办得好好的!”

        古枫微汗,无力的挥手,“你出去的时候叫楚欣染进来吧!”

        陈稀可这就感激零涕的退了出去。

        楚欣染进来的时候,立即劈头盖脸的问:“你占她便宜了吗?”

        “没有??!”古枫茫然的道。

        “那她为什么哭了?”楚欣染又问。

        古枫恍然,想了想之后很认真的回答道:“也许正因为没有占她的便宜,所以她就哭了吧!”

        “卟哧!”一声,楚欣染被逗乐了。

        于是乎,古枫决定再让她乐一小下,“我让她回去了呢!”

        “哇!”楚欣染吃惊的捂着嘴巴,然后兴高采烈的道:“你把她给炒了??!耶,太棒了!”

        说罢,她就走上前来,在古枫脸上亲了一口。

        古枫原本想解释的,可是这会儿他觉得还是推迟一下比较好,于是顺手把她揽进了怀里,深吸着她身上的幽香,“你的香水很特别??!”

        楚欣染的脸红了,低声道:“小品牌,不过我很喜欢,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不敢用,这还是第一次呢!”

        “那咱们俩的第一次,是不是也该是时候了?”古枫柔声的问道,一双手却已经在她身上游走起来。

        “不,别这样,这里是办公室啊……”楚欣染推拒着,可是有气无力,气息也变得乱了起来。

        “办公室有什么不好的?!惫欧阋槐咔嵛亲潘木辈?,一边喃喃的道。

        楚欣染被他弄得嬌喘不停,语气也断断续续的,“我,不是非得把第一次留在结婚的时候,可是我希望,最少是能在床上!”

        “那咱们现在就去酒店吧!”古枫心急的道,受伤的这段时间,苏曼儿与施玉柔都说为了他的身体着想不让他碰,所以从年二十九到今天为止,他整整做了大半个月的和尚了,刚刚在楼下见到楚欣染这一身打扮的时候就色心大动了,这会儿两人一厮磨,他就更受不了了。

        “晕死,你不是这么心急吧!”楚欣染点了点他的脑袋,“不上班了???”

        “班一会儿再上不会死的,可是这个事再不办,我可真的要憋死了!”

        “那……”楚欣染认真的想了想,“那你跟我回家吧!”

        “去酒店不行吗?为什么要回家?”

        “如果真的要我和你做那个事,必须得在我家,而且得是我的那张床上,否则我没有安全感的!”楚欣染怯弱却又坚定的道。

        古枫晕了个半死,没好气的问:“那要不要叫你爸和你叔都守在外面,让你感觉更安全!”

        “对,好主意,我这就打电话给他们看看回家了没!”楚欣染说着竟然真的去掏电话。

        “我日了!”古枫被气得软瘫瘫的,非常无力的吧!

        “日也得回家去,坚决不能在这儿!”楚欣染斩钉截铁的道,说着已经拨通了电话,“喂,老爸吗?你回家了吗……”

        “得得得,算了,算了!”古枫赶紧的拦住她,用手捂着她的手机话筒道:“改天再说吧!”

        被她这么一弄,古大官人哪里还有什么性致可言!

        “真的不要吗?”楚欣染疑惑的低声问。

        “真的不要了!”古枫肯定的道,心里郁闷得不能再郁闷,他认为自己已经算个很另类的人了,喜欢野战,喜欢车震,喜欢楼梯角……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女人更变态,第一次非得在她家里,而还得有家长在场。

        “你要考虑清楚哦!真的不要吗?不然一会儿你变褂,我可是不会用嘴……”楚欣染的脸更红了,低声道:“反正我是不会给你做那种变态事情的!”

        古枫已经彻底被打败了,暗里泪流满面,到底谁更变态??!

        有位同学说了了把他的生物钟都给搞乱了,想要提前一点更新。呃,了了原本是想在十二点更的,可问题是晚上十二点后的更新都设的是自动,而自动的时间里没有十二点这个时间。最早也是一点钟!

        现在更的这章,不是自动更新,是了了守在电脑旁更的,为了这位书友的内分泌平衡考虑。以后我会尽量不设自动更新,尽量守到整点。不过如果推迟了,也请各位理解。

        最后,还是老套的呼于大家给加个收藏,只是顺手一点罢了。应该没有多大损失的。

        十万红票,三万收藏,目标已经很接近了,希望大家能再给力。

        了了感激,那个零涕了??!

        []
    【网站地图】

  • 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宁夏频道--人民网 2019-06-19
  • 千军一呼战疆场, 强军砺剑中国梦(阅军纪实) 2019-06-16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6-16
  • 中美研究人员发现新型狗流感病毒 2019-06-15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6-13
  • 《紫禁城100》及《最好的皇宫》新书发布会 2019-06-13
  • 港台名人"坊" 2019-06-06
  • 学习有理丨着力改善环境 增创发展优势 2019-06-06
  • 西安外事学院在省茶艺大赛中创多项佳绩西安外事学院-陕西教育新闻 2019-05-31
  • 新发审委累计否决52家企业IPO 通过率不到36% 2019-05-31
  • 陵川县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 2019-05-30
  • 《同学两亿岁》剧情高能 昌隆感情走向成谜 2019-05-21
  • 和静县首届东归节将于6月23日开幕 2019-05-21
  • 莫斯科这个晚上 德国人没有眼泪 2019-05-17
  • 抉择!欧文若长留绿军会损失8100万 恐会被安吉交易 2019-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