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瘟疫传说》:黑死病恐怖 姐弟在绝望中求生 2019-09-15
  • 甘荣坤:始终绷紧维护稳定这根弦 确保社会大局持续安全稳定 2019-09-15
  • 能够解决人人上大学的愿望与大学毕业生严重过剩矛盾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2019-09-14
  • 汽车天下·车事风云榜 2019-09-06
  • 人民日报社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9-06
  • 水费欠账竟“穿越”16年?用户质疑:为何没见催缴过? 2019-09-02
  •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感想 2019-09-02
  • 禁投共享单车现深圳街头 车企称用户从东莞骑来的 2019-08-31
  • 韩中国文化院相关新闻 2019-08-25
  • 四川雅江:消防战士扑灭山火后  录视频给父母拜年 2019-08-25
  • “和合”理念是中华民族一贯的文化追求 2019-08-23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 2019-08-23
  • 传媒每周热闻第362期:2018年全国两会新闻中心启用 内地2月电影票房突破100亿元创纪录 2019-08-22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3777459/

    济世卷 第五百五十八章 又带女人回家
        车上。

        两nv看着满身鹅máo,口袋里还chā着两颗菜心的古枫,王凌皱着秀眉,金盼琳侧直接捂住鼻子,叫嚷道:“天啊,你好臭??!”

        古枫吸了吸鼻子,手上还传来一阵阵马胶咸鱼的独特气味,无可奈何的苦笑道,“没办法,我也不想,那家伙冲进菜市场,见什么就拿什么砸我?!?br />
        金盼琳急问:“那最后抓到那人没有?”

        古枫摊了摊手,没有回答。

        金盼琳叹口气,奚落道:“你还高高手呢,一个小贼都能从你手上逃了,要换了我……”

        古枫接口道:“要换了你就没命了!”

        金盼琳嘴巴一翘,又想反驳他,王凌却道:“好了,盼琳,你少说一句行不行!”

        金盼琳只好悻悻的闭上嘴。

        古枫道:“王凌,这件事与你无关,而且你那边集团也很多事,我先把你送回去吧!”

        金盼琳急问:“那我呢?”

        古枫叹口气,“事情全因你而起,还能有什么办法,我只能带你回家!”

        金盼琳又道:“你不是说你家里的人不喜欢你带陌生人回家的吗?”

        古枫苦笑,“此一时,彼一时,人命关天了,还能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不过你最好老实一些,别再给我添麻烦了?!?br />
        金盼琳嘴巴扁了扁,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把王凌送回家之后,古枫就带金盼琳回了钵兰街。

        今儿个家里不比前天晚上,前天晚上深更半夜,整个房子都静悄悄的,今天家里却很热闹。

        夏雨从她自己的家里回来了,施yù柔也出差回来了,严新月已经病愈上班去了,金锁自然回到了家里。杜蕾歆虽然去上班了,但晚上会回来的。

        金盼琳看到古枫家里的nv人一个比一个漂亮,自己原本绰越出众的姿sè放到这些nv人中,仿佛被淹没了一般,心里不由有些小郁闷,古枫这厮到底去哪找来这么些倾国倾城,万中无一的绝sènv人呢?

        所幸的是,这些nv人虽然姿sè绝顶,却并不像她那样心高气傲刁钻。恰恰相反的是,这几个n格一个比一个好,极为容易相处,所以仅是一个上午间,几nv就已打融洽的打成一片。

        刚开始的时候,古枫还有点担心自己家里的nv人会被金盼琳欺负,后来看到她们有说有笑,其乐融融的,也就放下心来心思放到家里的安全警戒中。

        原来已经关闭的围墙电网全重新启用,无人监管的监控设备也被林并与无能重新拾了起来,还在周围附近又加装了各个监控摄像,其他的同事则在外面左右的楼房中隐秘的监视着古枫家周围的一举一动。

        外围明处,新锐锋旗下的jīng英在把守着,为了掩人耳目,又为了便于蹲守,他们装成各种小贩,卖烤红署的,卖小饰品的,卖光碟的……反正卖什么的都有,古枫家的周围俨然成了小贩一条街。

        负责钵兰街治安的赵帆在上次严新月的绑架案中立了大功,加上古枫又和楚汉良打了个招呼,所以他已经升为这周围附近一个社区的派出所所长,在接到古枫电话的时候,他立即加派了一支巡逻队,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在钵兰街进行治安巡逻。

        经过了周密的步署,古枫家真的是像是被小绵被层层包围住了一样,固若金汤,坚如馨石,只要有妖孽敢作祟,必定无所遁形。

        安排完这一切之后,古枫又在钵兰街周围转了一圈,确定没有遗漏之后,这才大松一口气回到家中,为了这个金盼琳,可真是大费周折啊。

        进入院子,看见金盼琳正坐在秋千架上,有一搭没一搭的仿佛有着浓重的心事一般。

        古枫就走过去,坐到旁边,“金小姐……”

        金盼琳白他一眼,“别叫我小姐了好不好?”

        古枫道:“那我叫你什么?金姑娘?”

        金盼琳寒了寒,“你就不能叫我的名字?”

        古枫点头,“好吧,金盼琳!”

        金盼琳虽然还是不太满意这个称呼,不过却没有再说别的。

        古枫接着又问出了自己刚才自己想问的话,“金盼琳,在这里还习惯吗?”

        金盼琳苦笑,“都这个时候了,难道我还有得选择吗?”

        古枫暗自点头,这nv人开始明白事理了呢,不太容易??!于是道:“非常时期,委屈一下吧,何况金锁她们也不难相处?!?br />
        金盼琳点点头,沉默一阵突然开口道:“古枫,谢谢你了!”

        古枫有些吃惊,很难相信这两字出自于她的口,不由又多看她几眼。

        金盼琳脸有些热,若无其事的道:“怎么了?”

        古枫道:“今天金大小姐有点怪啊,不太像是我认识的那个悍妞呢!”

        金盼琳又白他一眼,随后又有些落寂的垂下头,“若不是你,我可能已经死两回了,虽然我并不喜欢你,但是对你客气些,跟你说声谢谢总是应当的!”

        古枫点点头,赞道:“很好,恩怨分明?!?br />
        金盼琳嗤之以鼻的看他一眼,“不用变着法的刺激我,我就算再恩怨分明,也不会陪你睡的!”

        古枫苦笑,这哪跟哪呢,我什么时候让你陪我睡了?

        金盼琳见他这副表情,又补充道:“不过你也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干的!”

        古枫看了一眼她那玲珑苗条的身材,心里猬琐的想,如果真是白干的话,我倒真不介意干一干的。

        金盼琳连连在他面前招手,想什么呢?一脸猪哥相,我是说,我已经让人打钱过来了,我不会拖欠你一分一毫的!”

        古枫有些不悦,盯着她道:“金盼琳,你看我像是那么贪钱的人吗?”

        金盼末认真的看了看他,摇头,“不像,不过你确实就是!”

        古枫哭笑不得,恰好这个时候李啸澜出现在这就扔下她,走过去开mén。

        把李啸澜迎进来后,又让金锁给他上了茶,这才问道:“师兄,替我开车的那个司机怎么样了?”

        李啸澜摇头叹气,“救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气了?!?br />
        古枫心里痛了一下,虽然那人只是新锐锋旗下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喽罗,但之所以身死却全是因为他,心内极是不安,沉默了好一阵他才问:“身后事怎么样?”

        李啸澜道:“正在处理,我来和你汇报一下,马上就准备去办的?!?br />
        古枫想了想道:“给他风光大葬,要求新锐锋的高层全部出席,安家费给五百万,再看看他家有什么实际困难,能解决的通通都给予解决?!?br />
        李啸澜有些犹豫,“五百万,是不是有点多?”

        古枫眉目微沉,“师兄,你认为我的命,不值五百万?”

        李啸澜这才明白过来,垂下头道:“我知道了!”

        古枫又问:“那个寸头男那里问出什么来了吗?”

        李啸澜点头,“这个事,我一直没跟你说,这寸头是个小帮会的头头,名叫广西保,属于当时大扫除没扫干净的一点渣滓,不过当晚他之所以过来找金小姐的麻烦,是因为别人的挑唆!”

        古枫的眼神一动,“谁?”

        李啸澜道:“是一个和找他合作搞开发的港商,当晚和广西保一起喝酒的,但在打起来的时候就溜了!”

        古枫沉yín了一下道:“找到这个港商?!?br />
        李啸澜点头,然后道:“师弟,你那个车,可能要报废了,现在也nòng不回来!”

        想起这车是何巧晴送给自己的定情礼物,古枫不由叹气,这前前后后,自己已经毁了三台豪车了,摆摆手道:“算了,人都没有了,还说车干嘛,难道一条人命,还不如一辆车值钱吗?”

        李啸澜神sè禀了禀,然后问:“师弟,你还有事没有?”

        古枫摇头,“没有别的事了,你赶紧去办丧礼吧,好了之后给我来个电话,我亲自去给他送行!”

        李啸澜点了点头办事去了。

        到了夜里,蜂后来了电话,称那名偷袭车队的人嘴巴很硬,什么都不肯

        古枫听了这话更是焦躁,废物两字差点就冲口而出,不过他还是硬生生忍住了了一下道:“等着我,我有办法叫他开口!”

        []
    【网站地图】

  •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瘟疫传说》:黑死病恐怖 姐弟在绝望中求生 2019-09-15
  • 甘荣坤:始终绷紧维护稳定这根弦 确保社会大局持续安全稳定 2019-09-15
  • 能够解决人人上大学的愿望与大学毕业生严重过剩矛盾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2019-09-14
  • 汽车天下·车事风云榜 2019-09-06
  • 人民日报社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9-06
  • 水费欠账竟“穿越”16年?用户质疑:为何没见催缴过? 2019-09-02
  •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感想 2019-09-02
  • 禁投共享单车现深圳街头 车企称用户从东莞骑来的 2019-08-31
  • 韩中国文化院相关新闻 2019-08-25
  • 四川雅江:消防战士扑灭山火后  录视频给父母拜年 2019-08-25
  • “和合”理念是中华民族一贯的文化追求 2019-08-23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 2019-08-23
  • 传媒每周热闻第362期:2018年全国两会新闻中心启用 内地2月电影票房突破100亿元创纪录 2019-08-22
  • 淘宝优惠群 新全讯 体育彩票6 1 大乐透16011期开奖号码 澳门博彩业攻略 500彩票网买双色球吗 12生肖码表 体彩广西11选五5开奖结果 快乐时时彩规律 送白菜娱乐平台 三肖免费资料 2019年最火的网络赚钱平台 福彩东方6十1 p3试机号金码关注对应 安徽快三开奖号码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