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宁夏频道--人民网 2019-06-19
  • 千军一呼战疆场, 强军砺剑中国梦(阅军纪实) 2019-06-16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6-16
  • 中美研究人员发现新型狗流感病毒 2019-06-15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6-13
  • 《紫禁城100》及《最好的皇宫》新书发布会 2019-06-13
  • 港台名人"坊" 2019-06-06
  • 学习有理丨着力改善环境 增创发展优势 2019-06-06
  • 西安外事学院在省茶艺大赛中创多项佳绩西安外事学院-陕西教育新闻 2019-05-31
  • 新发审委累计否决52家企业IPO 通过率不到36% 2019-05-31
  • 陵川县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 2019-05-30
  • 《同学两亿岁》剧情高能 昌隆感情走向成谜 2019-05-21
  • 和静县首届东归节将于6月23日开幕 2019-05-21
  • 莫斯科这个晚上 德国人没有眼泪 2019-05-17
  • 抉择!欧文若长留绿军会损失8100万 恐会被安吉交易 2019-05-17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4581154/

    济世卷 第三百八十章 汹汹杀气
        另一边,那四名雇佣兵一通疯狂的机枪扫shè之后停下来,地上已经布满了弹夹,那一片草丛也被shè得断草处处。

        在他们年垭,在如此密集的火力之下,只要有人藏在草丛里,是绝不能幸亏的!

        那个阻挠他们执行任务的小,此刻应该已经被shè成蜂窝一样了,只是当他们信心满满的跑上前一看,却现那里压根就没有人!

        四人疑hu的互看几眼,后把目光落到了鹰勾鼻的男人身上!

        这位雇佣兵的头领扬手,正要作手势指挥行动的时候,却听得“砰”一声枪响从后方传来。紧接着,这个头领的眉心处便多了一个细小的血窟窿,一抹鲜血从这个窟窿里缓缓流了下来,然后他就仰面朝天的倒了下去。

        摛贼先摛王,古枫一般不打枪,要打就打黑枪,而且非头目不打!

        剩下的三人一见队长挂了,顿时大惊失sè,一边朝枪声传来的地方shè击,一边很有默契的四散开去,

        枪声停下,四周变得静悄悄的,除了轻轻的抚着芒草的风,仿佛什么人都没有,什么事都没生过!

        静,死一般的静!

        空气中除了不远处飘来的猪臊味,还有未散尽的硝烟味,这两种味道hún杂在一起,让人感觉恶心与厌恶,心头是沉沉的,相当的不安。

        三个已经分散开来的雇佣兵很清楚,敌人是个高手,非一般的高手,他就藏在附近,随时等着要他们的命。

        这个时候,考验他们的耐心与毅力的时候到了,因为谁先忍不住,谁就必定先遭殃。

        “嗖”一声响,朦胧的夜sè中,只见一人从远处的芒草中跃起,足足有五六米高,逞一个弧形朝远的地方落下。

        靠得近的那个雇佣兵立即朝着空中那人接连shè击,“砰砰砰砰砰砰砰”连续七枪几乎没有间歇的shè出!

        这是一名南越人,他的枪法是这一支队伍中好的,像小李飞刀那样百百中例不虚不敢当,但刚连开的七枪当中,他坚信有五枪是打中了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奔向敌地落地之处的脚步从容,而且竖定,因为他认为中了枪的敌人已经活不了了!

        终于到达近前的时候,他果然看到了那人衣服的一角,正是刚下车假装问路的那人,只是等他看清楚了这人全貌之时,却又不免愣住了,因为这哪里是人,分明是用石头和木块包裹的一件衣服罢了。

        当这名神枪手意识到不妙的时候,枪声已经响了,一颗弹从他的后背穿过,直通前心,虽然没有透穿,却已经把他当场shè杀!

        剩下的两人还不知道另外一名同伴已经身死,只是顺着枪声响起的方向寻来,到了近前后,现地上只有一滩血迹外,别无它物,而这滩血迹也分不清是自己人的,还是敌人的。

        正在两人疑hu间,前面又传来了动静,但让人奇怪的是,这边的敌人只有一个,动静却有两处。

        两人互视一眼,极有默契的兵分两路。

        一人追到一处响声出的地方,却现那是一件包着石头的衣服。

        另一人追到另一处响声出的地方,现有一人正蹲在那里,正想开枪的时候,却现那是自己的同伴。

        “八嘎压路!”这人低骂一句,显然是个小鬼。只见他压低枪,极的靠了过来,只是到了近前现自己的同伴蹲在那里,头低低的,仿佛在拉屎一样!

        正感疑hu之时,却惊愕的看到自己的同伴突然身体一歪,正想伸手去扶,只是手刚伸出去,他就滞在了那里,因为同伴的身后还藏着一人,这人手中黑nn的枪口正直指自己的脑én。

        这名小鬼斜眼看了一下,现倒在地上的同伴后背有敞开着一个硕大的血n,显然已经死了,而这个卑鄙的敌人正是借着同伴的尸体把自己给骗了,心中虽然又悔又怒,但也只能乖乖的扔了枪,举手投降。

        古枫出手如电,一把抓住他的一只手反扭过来,手中的金枪用力的在他的脑袋上猛敲一下。顿时就把他敲得头破血流,却并没有晕。不过古枫也并不是要把他敲晕,要不然他就敲颈背,而不是敲脑袋了,他只是要这小鬼变乖一点罢了。

        接着,古枫就用枪顶着这人,以他为挡箭牌直直的往草丛深处走去!

        后那人见有人向他这边靠近,没敢立即开枪,因为这会儿同伴都走散了,贸然开枪有可能伤到自己人,所以他只能钻进草丛,把自己藏得深一些,启图看清楚虚实再扣板机!

        很,他看清了来人,那是他的同伴,正当他要现出身来的时候,却现同伴身后还有一人用枪指着他!

        这名雇佣兵虽然吃了一惊,但也赶紧的冷静下来,屏气静息,一动也不动,然后悄悄的扬起了枪,准备瞄准之后给敌人致命的一枪。

        只是这个敌人相当的yīn险狡猾,押着自己的同伴往这边走来的时候,身体几乎都缩在同伴的身后,就算是偶尔1ù出,也是闪来躲去,让他根本无法瞄准。

        这名雇佣兵冷静的隐忍着,等待着,因为他知道自己藏得很好,连头到脚都在草丛里面,别说是隔着距离,就算近在咫尺也很难现他。

        事实上,古枫和那名雇佣兵看起来也并没有现他!

        躲在草丛中的那名雇佣兵十分清楚,只要他们从自己身边经过,就不愁没有一枪杀敌救下同伴的可能!

        现在,隐忍就意味着机会,冲动不会变魔,只会变鬼!

        眼看着同伴一步一步的走近了,后面的目标也越来越近了,虽然仍没法瞄准,但机会马上就在眼前了,他端着枪的手仍是平稳有力,只是手心却已经开始冒汗!

        “砰!”一声枪声,终于响了起来!

        只是枪声响过之后,被古枫当成挡箭牌的小鬼没有倒下,古枫也没有倒下。

        反倒是躲在草丛中的那位已经永远沉寂不动,到阎王殿找机会去了!

        一抹青烟,从那名被当作挡箭牌的小鬼腋下袅袅升起,瞬间散去,那里赫然有一个黑nn的枪口,握着枪的人正是小鬼身后的古枫。

        对于这班雇佣兵而言,这一片芒草是复杂的掩体!但对于内力深厚,又善于听声辨位的古枫而言却犹如平地,他根本不用看,耳朵动一动就知道这几人的藏身处。

        他早就知道这名雇佣兵藏在草纵下面,只是故意佯装不知而已!在这名雇佣兵等待机会将他一枪shè杀的时候,他又何偿不是在等在着机会呢!

        解决完这名雇佣兵,古枫微松一口气,上一次在向斯平住吃了大亏,心里憋屈窝火得不行,这次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一会儿再出去搞掂向斯平和唯一仅剩的一个雇佣兵,这一战便是大功告捷!

        只是还没等他在草丛里出来,外面就响起了接连不断的枪声,间中还夹杂着汽车动的声音。

        古枫意识到不妙,立即扬手一枪托把手里小鬼给敲晕,然后猫着腰往外面的公路急急窜去。

        到了路边的草丛前,古枫看到刚守着向斯平的那名雇佣兵正端着机枪在朝着对面的草丛疯狂的胡1un扫shè,而向斯平与那辆商务车却已经不翼而踪。

        “砰!”古枫扬起枪,瞄准那名雇佣兵的背部就是一枪。

        那名雇佣兵的身体晃悠了一下,竟然强悍的没有倒下,反而是刷地转过身来,几近疯狂的朝古枫这边的shè击。

        古枫见势不妙,赶紧的避其锋芒,躲到了一处石头后面。

        枪声接连响个不停,弹打在石头上不停冒出火星,火力极其强劲,古枫一直都找不到机会还击,只好隐忍的躲在掩体里。

        足足近一分钟,枪声停了下来,古枫探出头来看看,现那雇佣兵正板着弹夹,正准备换弹呢!

        这下古枫乐了,B的,你得意了这么久,怎么也该轮到我了!

        他也懒得开枪了,直接就窜了出去,只是没还没等他扑到这名雇佣兵身前,一个人却比他的动作。

        晏晓桐从对面的草丛中飞扑而出,凌空一脚就把雇佣后手中的机枪踢了开去,落到地上的时候一个横扫千军就把这厮绊倒在地!

        只是这一招之后,晏晓桐并没有乘胜追击,反倒是后退几步,摆出了正版咏ntbsp;古枫跃出来之后向远处张望,已经连向斯平的车尾灯都看不到了,这就急急的道:“师姐,别跟他玩了,向斯平跑了!”

        “哦哦!”晏晓桐答应一声,手中的钗寒光突闪,疾无比的在空中划起几道优美与华丽的弥型,钗停下的时候,这个世上已经又多了一个瞎,那名仅剩的雇佣兵捂着血流如柱的双眼痛嚎失声。

        古枫这个时候已经动了车,晏晓桐也一个纵身落到副驾驶座前拉开车én坐了上去……
    【网站地图】

  • 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宁夏频道--人民网 2019-06-19
  • 千军一呼战疆场, 强军砺剑中国梦(阅军纪实) 2019-06-16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6-16
  • 中美研究人员发现新型狗流感病毒 2019-06-15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6-13
  • 《紫禁城100》及《最好的皇宫》新书发布会 2019-06-13
  • 港台名人"坊" 2019-06-06
  • 学习有理丨着力改善环境 增创发展优势 2019-06-06
  • 西安外事学院在省茶艺大赛中创多项佳绩西安外事学院-陕西教育新闻 2019-05-31
  • 新发审委累计否决52家企业IPO 通过率不到36% 2019-05-31
  • 陵川县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 2019-05-30
  • 《同学两亿岁》剧情高能 昌隆感情走向成谜 2019-05-21
  • 和静县首届东归节将于6月23日开幕 2019-05-21
  • 莫斯科这个晚上 德国人没有眼泪 2019-05-17
  • 抉择!欧文若长留绿军会损失8100万 恐会被安吉交易 2019-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