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瘟疫传说》:黑死病恐怖 姐弟在绝望中求生 2019-09-15
  • 甘荣坤:始终绷紧维护稳定这根弦 确保社会大局持续安全稳定 2019-09-15
  • 能够解决人人上大学的愿望与大学毕业生严重过剩矛盾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2019-09-14
  • 汽车天下·车事风云榜 2019-09-06
  • 人民日报社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9-06
  • 水费欠账竟“穿越”16年?用户质疑:为何没见催缴过? 2019-09-02
  •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感想 2019-09-02
  • 禁投共享单车现深圳街头 车企称用户从东莞骑来的 2019-08-31
  • 韩中国文化院相关新闻 2019-08-25
  • 四川雅江:消防战士扑灭山火后  录视频给父母拜年 2019-08-25
  • “和合”理念是中华民族一贯的文化追求 2019-08-23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 2019-08-23
  • 传媒每周热闻第362期:2018年全国两会新闻中心启用 内地2月电影票房突破100亿元创纪录 2019-08-22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4808608/

    学院 第四百零六章 排牛街狂战
        在惠城,在老区,老保几乎是灰色秩序的仲裁者,黑白两道谁敢不给老保面子。

        从老保成为惠城老区的话事人开始,从来就没有人敢对老保不敬??墒窍衷?,一个外来的年轻人,竟然大言不惭的称老保的死期马上就要到了,这岂止是狂,简直就是无知了!

        老保原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一次,“你说什么?”

        古枫看着老保,仿佛在看一个白痴,“我说得不够清楚吗?我说你的死期到了,确切的说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姑惶靼茁??”

        老保的怒意终于彻底暴发了,一扬手,身后的小弟立即就把古枫与白姨围了起来,紧跟着整排牛街就沸腾了起来,数不清有多少人从周围前后的商铺中都冒出来,往露天茶庄这边涌来。

        这浩浩荡荡的声势,弄得见惯了大场面的白姨都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难怪老保敢如此嚣张,原来人家确实有嚣张的本钱。

        环视一圈围着他们的人群,古枫却只是淡然一笑,“怎么地,要玩群殴?!?br />
        老保从人群中挤了进来,阴森森的道:“我的死期要到了?说话这么狂也不怕闪了舌头,我今天倒是要看看谁的死期要到了?!?br />
        古枫环起了手臂,双眼半眯了起来,“那行,咱们就来看看!”

        老保愤怒的咆哮起来,“上,给我把这厮打残,把这女人给我捆起来集团的女老总,老子我还没弄过这么高贵的女人呢!”

        一个大汉挥起拳头,猛地朝古枫扑来。

        不过这大汉身子才一动,古枫就用手做成手枪的姿势,朝他晃了一下,嘴里发出的一声。

        结果大汉身旁的落地玻璃窗就“嘭冷”一声爆了开来。

        这巨大的动静使得大家都停滞了下来,愣头愣脑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大汉再次抬起脚步,古枫的嘴里又发出的一声。

        大汉身旁的一个花盆碎了开来。

        怎么回事?

        这厮会魔术,还是会弹指神通?

        “狙击手!”

        “是狙击手!”

        终于有人反应过来,大喊大叫道。

        大家纷纷醒过神来,惊慌的游目四顾,却根本找不到子弹射来的方向。

        没错,埋伏在阴暗角落里的确实是狙击手,那人正是提前下车的胡大。

        来深城之前,古枫发现那两把金枪的子弹已经所剩无几了,为了稳妥起见,去向范允要了些子弹,顺便还索要了一把连发狙击枪。

        原来听说白姨要和别人谈判的时候,他是准备自己充当这个狙击手的,可是得知胡大是退役特种兵后,就把这个神圣又光荣的任务交给了他。

        老??吹侥巧浯┝嘶ㄅ韬笾比胨嗟孛娴木鸦髑沟?,心里也有些害怕,尽管他这种黑社会手里也有枪有炮,但也仅仅只有几把土枪土炮,跟本没法和狙击枪比较,更何况他想不到古枫竟然藏了这么一手。

        “MB,我说你怎么如此有恃无恐,原来你早有准备?!?br />
        古枫依然是那种平淡的语气,“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老保,你惹我生气了!”

        古大官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老保眉目沉了下来,自己这里人虽多,却不清楚狙击手的位置,万一这会儿人家突然给他的脑袋上来一枪,那就虾米豆腐了,所以表面上虽然还装得平静,但脚步已经悄然退到了人群中,被人团团簇拥着,以防万一。

        古枫懒得理他,只是牵着白姨的手,缓缓的从人群中走向悍马车!

        他的神情从容,脚步稳健,目光却透着一股无人能与对视的锐利。

        所到之处,不但没人敢拦,反倒自动自觉的给他们让路!

        人身都是肉长的,狙击枪之下,谁又敢轻举妄动呢!

        被自己的男人牵着手,尽管面对着这么多人,但白姨只是些微紧张,但更多的还是踏实与安全,她一直都知道,自己这个男人是个厉害的主,可是今天终于见识到他牛B的另一面!

        对她而言,古枫今天的表现,实在是酷毙了,神马丁力生,又神马龙泰,通通都成了浮云。

        其实,她又哪里知道,古枫这是小母牛刚跨进门垮,牛B还在后头呢!

        古枫挽着她的手,走到了车前拉开车门,让白姨坐上去后才道:“把车门锁好?!?br />
        白姨还没明白过来,“什么?”

        古枫推上了车门,不过自己并没有上车,只是冲坐在里头还有点发愣的白姨做了个锁门的手势。

        白姨这下才慌了,摁下中控锁的同时,大声问:“你要做什么?”

        古枫没有回答她,只是看到她锁好门之后,便转身大步流星的朝老保那班密密麻麻数不清有多少的小弟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在远处看到如此情景的胡大心里也焦急得不行,他原以为古枫和白姨就这样离开了,心里正想松口气,没想到古枫只是把白姨送上了车之后,竟然又倒了回去?

        他倒回去干什么?还要谈吗?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有谈下去的必要吗?

        老保也以为这一次只能眼睁睁的放他们离开了,毕竟在狙击枪的制压下,想要拦下他们,自己这边肯定要损失惨重,这样做太划不来,所以只能暂时放过他们,日后再一点一点的虐到他们死为止。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狂妄的小子竟然去而折还。

        看到古枫回来,众人立即又包围了上去。

        老保隔得远远的就问:“姓古的,改变主意了,你还想谈?”

        古枫摇头。

        老保问:“那你想干什么?”

        古枫淡淡的道:“想给你们一个教训!”

        老保怒了,“麻辣个巴子,用枪算什么本事,真有能耐拳头上见真章!”

        “我也正有此意?!惫欧闼底?,把双手高高的扬起,在半空作了个停止的手势,显然是让藏在暗处的胡大停止射击,然后才对老保道:“现在满意了吧。群殴单挑,随你们便!群殴,我一人群殴你们全部。单挑,你们全部单挑我一个!”

        老保怒极了反笑,疯狂的大笑,“你TM真以为我这些人全是纸扎的吗?”

        古枫摆出了太极起手势,单手向老保一招,“那就来试试!”

        面对如此狂妄无知的人,真是佛都有火,何况老保并没有想过放下屠刀,怒意被彻底暴发的他大吼了起来,“上,把他给我打残!”

        藏在暗处的胡大看到老保暴跳如雷,又听到他的嘶吼,终于明白古枫又折回去干嘛了,原来是要找人家单挑!

        说实话,胡大被雷到了!

        以一人之力,单挑这数百之众?

        你以为自己是霍元甲还是陈真?

        你会咏春还是截拳道?

        不过,不管胡大是如何的惊愕又是如何的想不通。

        古枫还是和老保那数百人干起来了。

        老保一声令下,所有人都朝古枫扑了过去。

        “来得好!”古枫兴奋得大喝一声,已经有些时日没干过群架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活动活动筋骨。不过他有点后悔没有把晏大师姐一起带来,因为她看到这么大的场面,一定会兴奋得忘形的。

        在众人扑到的同时,他猛地弹身跃起,一脚横空旋扫而出。

        这一脚来得太猛太突然,靠得太近的跟本就来不及躲闪,被踢得倒得倒,飞得飞,仿佛一朵炸开了的菊花似的。

        古枫的身形刚落地,众人再次压到。

        一只硕大的拳头罩到了他的面门,两条腿左右同时向他袭来。

        古枫猛地伸手一探,刷地就抓住了砸到面前那只拳头的手腕,向前一步,躲开左右两腿,反手一扭,便听“嚓”一声筋骨扭转之声响起,这名大汉的身体也吃痛不住挺了起来,古枫当胸一拳擂下,这人就倒了下去。飞起一脚又把从侧面攻来的一人踢开,再回身一探就抓住了从后面袭来的一只拳头,顺手往前一拂,这人就被他直接从后面摔到了前面……

        瞬息之间,这围着他的一大班人就被放倒了数十人,包围圈也从原来的一米,变成了两米,然后是五六米。因为大家都看出来,这厮擅长,近打,快攻,凶猛犹如见人就咬的野兽??!

        古枫环视众人,又慢悠悠的摆出了太极起手势。

        看起来儒雅,内敛,却又暗藏犀利,当真是静如处男,动如舞男??!

        看到如此情景,远处的胡大才终于知道,来的时候白总的这个小男人怎么敢说那么狂妄的话了!

        没有三分三,岂敢上梁山,人家不是吹水,是真的有料,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有料。

        一人之力,单挑几百之众,如此实力,如此变态的身手,纵然是十个自己都无法相比的。

        想想开始的时候,自己还觉得这枫少有点可笑,可是现在看来,真正可笑的是自己,拥有这样的实力,真的是让老保圆就圆,扁就扁的。

        场中,古枫原本只是稳扎稳打的见招拆招,迎面攻来的人不停的被袭中摔落或败退,随后他的身形突然暴长,如入海游龙一般直射入人群,左穿右插,连消带打!

        “嘭嘭嘭!”的闷声不停响起,那是拳脚到肉的声音,拳脚纷飞间,人影交错,呼喝惨叫声此起彼落……

        半个小时不到,老保的小弟已经不知被放倒了多少,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有的一动不动,有的呻吟不绝,有的扭来扭去。

        看着一路过关斩将,把自己一班手下通通放倒之后到了面前的的古枫。

        老保强作镇定,讪讪的陪着笑道:“那个,古先生,咱们,咱们再谈谈!”

        古枫摇头,“老保,你已经没有谈的机会了!”

        老?;趴值牡溃骸澳?,你别乱来,我,我已经报警了!”

        古枫听得哈哈大笑,“行,老保,你真有一套!”

        说罢,古枫竟然转过身,大踏步回到车上,驱车离开了。
    【网站地图】

  •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瘟疫传说》:黑死病恐怖 姐弟在绝望中求生 2019-09-15
  • 甘荣坤:始终绷紧维护稳定这根弦 确保社会大局持续安全稳定 2019-09-15
  • 能够解决人人上大学的愿望与大学毕业生严重过剩矛盾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2019-09-14
  • 汽车天下·车事风云榜 2019-09-06
  • 人民日报社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9-06
  • 水费欠账竟“穿越”16年?用户质疑:为何没见催缴过? 2019-09-02
  •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感想 2019-09-02
  • 禁投共享单车现深圳街头 车企称用户从东莞骑来的 2019-08-31
  • 韩中国文化院相关新闻 2019-08-25
  • 四川雅江:消防战士扑灭山火后  录视频给父母拜年 2019-08-25
  • “和合”理念是中华民族一贯的文化追求 2019-08-23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 2019-08-23
  • 传媒每周热闻第362期:2018年全国两会新闻中心启用 内地2月电影票房突破100亿元创纪录 2019-08-22
  • 网上放视频怎样赚钱 开心三张牌炸金花 新浪彩票排列三走势图 七星彩长条808 新疆25选7预测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1o0期 7星彩怎么才算中奖 蓝月亮特码资料& 山东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半单双中特网 时时彩开奖猜测 新快3360 彩票走势 北京pk精准人工计划网 竞彩篮球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