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瘟疫传说》:黑死病恐怖 姐弟在绝望中求生 2019-09-15
  • 甘荣坤:始终绷紧维护稳定这根弦 确保社会大局持续安全稳定 2019-09-15
  • 能够解决人人上大学的愿望与大学毕业生严重过剩矛盾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2019-09-14
  • 汽车天下·车事风云榜 2019-09-06
  • 人民日报社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9-06
  • 水费欠账竟“穿越”16年?用户质疑:为何没见催缴过? 2019-09-02
  •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感想 2019-09-02
  • 禁投共享单车现深圳街头 车企称用户从东莞骑来的 2019-08-31
  • 韩中国文化院相关新闻 2019-08-25
  • 四川雅江:消防战士扑灭山火后  录视频给父母拜年 2019-08-25
  • “和合”理念是中华民族一贯的文化追求 2019-08-23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 2019-08-23
  • 传媒每周热闻第362期:2018年全国两会新闻中心启用 内地2月电影票房突破100亿元创纪录 2019-08-22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5053867/

    正文 第四百四十九章 师姐的目的
        济世卷第四百四十九章师姐的目的。

        小说看见金锁慌慌张张的样子,古枫不由叹气,“金锁,你虽然是丫环,但也算是大户人家的丫环,遇事就不能淡定一点吗?”

        金锁脸现讪色,我又没有蛋,怎么定???

        古枫问:“怎么回事”

        金锁就强装淡定的道:“早上那个姓费的又回来了”

        晏晓桐听了这话,立即拍桌而起,面前的两个大蟹钳也跟着跳了起来,她一手抄住一个道:“***,还敢到回来,姑奶奶收拾不死他”

        古枫大汗,赶紧的拉住她,“师姐,师姐别冲动,我猜他应该不是回来找碴的”

        晏晓桐微愣一下,“不是来找碴的?”

        古枫微点一下头,然后问金锁,“金锁,那姓费的几个人来的?”

        金锁道:“两个人,还有一个年纪比较轻的,和他长得很像的,不过看起来好像是生了什么病似的,抱着胳膊抖个不停,而且这回那姓费的没穿警服”

        “这姓费的还没笨到家嘛”古枫淡笑一下,转头对晏晓桐说:“师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费晓明应该是带着费光明给咱登门道歉来了”

        晏晓桐迟疑的道:“是吗?”

        古枫点点头,这就把自己让师爷以锐锋名议给费晓明律师信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完之后看见晏晓桐手里还握着两个大蟹钳,不由哭笑不得,“师姐,不是我说你,你一个女孩家家……甚至还是个处女,不要动不动就跟别人讲打讲杀行不行?”

        晏晓桐有些不好意思的放下大蟹钳,低声道:“我这不是给那姓费的给气的”

        古枫抬眼张望一下外面大门,道:“那师姐你去见他们,让他们给你道个歉,你也消消气,跟这种不长眼的东西生气不值当”

        晏晓桐疑惑的问:“你不去?”

        古枫看了看自己碗里满满的饭,“我顾着听你上课,饭都没吃饱呢”

        晏晓桐点了点头,自顾自的走出去了

        没过几分钟,她就回来了,端着酒杯美滋滋的喝了起来

        瞧她这神色,不用问就知道肯定是费光明两兄弟给她赔礼道歉了

        古枫就故意问道:“师姐,他们给你道歉了?”

        晏晓桐点了点头,“是啊”

        古枫又问:“那你就原谅他们了?”

        晏晓桐又点头,“是啊”

        古枫疑惑的问:“你没提什么条件?”

        晏晓桐再点头,“提了啊,我让他们在门口跪两个小时,不但不告他们,还把他们的手通通弄好,不然这事就没完”

        古枫睁大了眼睛,好一阵才问:“结果呢?”

        晏晓桐朝门外指了指,“结果他们跪那儿了呗”

        古枫巨寒,十分服气的道:“师姐,你可真敢”

        晏晓桐耸了耸丰挺的胸部,傲骄的道:“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何况你师姐我又不是泥糊的,早上那姓费的对你冷嘲热讽,我就气得不行,誓一定要他们好看,后来他们还胆敢叫我小姐,是让我怒火中烧,我要不让他们知道厉害,他们哪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出,又哪知道什么叫做悔不该当初”

        古枫还是有些疑惑的问:“可是他们怎么就愿意下跪呢?”

        晏晓桐笑了起来,“有什么不愿意的,大的那个关系到饭碗前途,小的那个性命悠关,不跪的话两个都得玩完,他们敢不跪吗?”

        古枫还是不解,有些茫然的看着她

        晏晓桐就解释道:“大的那个嘛,你如果一定要把他告上法庭的话,他这身警察的皮肯定穿不稳了,你别忘了,他早上来的时候,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动作,你的秘都实时摄着像的,可谓是证据确凿不容抵赖的真的告的话,那必定是一告一个准”

        古枫点头,“这个我知道,可是小的那个呢?”

        晏晓桐得意的笑道:“那个小的,自然是怕自己的小命会莫名其妙的丢掉呗,你也许不知道,早上我跟他们握手的时候,手上可是用内功施了暗劲的,起初他们也许会在用力的时候才感觉颤抖,可是随着我的暗劲在他们体内散,他们会抖得越来越厉害,然后是冷热,最后癫躁如狂,搞得好就住三五个月的医院,搞不好就落得一身残咯”

        古枫听了这话不由倒抽一口凉气,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亦又可,最毒妇人心,这话要是说错了,那可真是天打雷劈呢

        不过那姓费的两兄弟也够没眼力,招自己这个混世魔王也就算了,竟然还要惹上师姐这个夺命女罗刹,实在是有够活该

        饭后,夏雨和金锁收拾碗筷,杜蕾歆去看,晏晓桐就对古枫道:“师弟,吃饱喝足了,咱们是不是该练功了呢?”

        古枫疑惑的问:“练功?练什么功?”

        晏晓桐一本正经的呵斥道:“你忘了,师父走的时候可是说了,让我带着你,监督着你,不能让你偷懒的师父这才走了多少天,你就忘没影了?”

        古枫一头的雾水,师父走了好像快几个月了,不过走了多久还不是关键,关键是他好像没有交待这样的话???

        晏晓桐声音高了起来,“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找个地方,让我带你练功”

        古枫有点摸不着头脑,无奈的指了指楼上,“那就上面,比较清静”

        晏晓桐点了点头,然后又极为严肃的对金锁几女道:“我要和古枫去练功,你们别来打扰,否则随时可能弄得我们走火入魔的”

        几女已经知道这位晏姐姐是个武林高手,尤其是金锁,她可是亲眼见证过这位女侠“飞筷夺蝇”的绝技,所以点头如蒜的答应道:“晏姐,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打扰你们的”

        晏晓桐点点头,这就扯着古枫上楼去了

        一进房间,晏晓桐就把房门给关紧了,然后伸手一推就把古枫仰面朝天的推倒在床上

        古枫有些害怕的问,“师姐,你要干嘛???”

        晏晓桐脸有些红的白他一眼,“还能干嘛,练功呗”

        古枫弱弱的问:“练什么功???”

        晏晓桐低声嗔骂道:“我都说了,你就是该聪明的时候一点也不聪明,还能是什么功,当然是户外神功”

        古枫这下才终于明白过来,不过这真怪不得他愚笨,因为他确实不太愿意和晏晓桐这样操练,每回都是被弄得不上不下,别说是大活人,就连个道具恐怕都受不了啊

        “那个……师姐,现在大白天的,蕾歆夏雨她们全都在楼下呢,咱们这样不,不好”

        “金锁不是说了嘛,她不会让人上来打扰我们的”晏晓桐揉身压了上来,骑坐在古枫身上,一边说,一边解他衣服上的钮扣,虽然他们每次都是户外运动,但是如果可以,晏晓桐绝不会放过一次可以扒光古枫的机会

        “可是……”古枫伸手想推拒,可又怕惹得这位强悍师姐凶性大

        “放心,我不会出声的”晏晓桐安慰他道

        “可是我会啊”

        “那我点你的哑穴”

        “不,不行”

        晏晓桐停了下来,直直的骑在他身上紧盯着他,“古枫,你是不是不愿意?当初你可是说了的,师姐的需要全包在你身上的,现在我需要了,你又不肯了?”

        古枫吱唔着道:“我,我也没说不愿意啊”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晏晓桐说着就三下五除二的把古枫给扒光了,然后纵身而上……

        当她心满意足的从古枫身上下去的时候,古大官人却又是一个不上不下欲哭无泪的结局

        穿妥了衣服之后,晏晓桐很是优雅的道:“师弟,辛苦你了,我就先告辞,不再打扰你了”

        古枫哭笑不得,终于明白她今天缠着自己的目的了,原来不是闲的,而是渴的

        出房门的时候,晏晓桐又道:“门口那两个废柴我会帮你打走的,你要累的话,就睡一觉”

        古枫苦笑,你认为我这个样子我能睡得着吗,于是道:“师姐,你下去的时候,帮我叫金锁上来”

        晏晓桐疑惑的问:“让她上来干嘛???”

        古枫摆手道:“我要和她商量一下加工资的事情”

        晏晓桐没有多问,点了点头,带着一脸满足的表情下去了
    【网站地图】

  •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瘟疫传说》:黑死病恐怖 姐弟在绝望中求生 2019-09-15
  • 甘荣坤:始终绷紧维护稳定这根弦 确保社会大局持续安全稳定 2019-09-15
  • 能够解决人人上大学的愿望与大学毕业生严重过剩矛盾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2019-09-14
  • 汽车天下·车事风云榜 2019-09-06
  • 人民日报社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9-06
  • 水费欠账竟“穿越”16年?用户质疑:为何没见催缴过? 2019-09-02
  •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感想 2019-09-02
  • 禁投共享单车现深圳街头 车企称用户从东莞骑来的 2019-08-31
  • 韩中国文化院相关新闻 2019-08-25
  • 四川雅江:消防战士扑灭山火后  录视频给父母拜年 2019-08-25
  • “和合”理念是中华民族一贯的文化追求 2019-08-23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 2019-08-23
  • 传媒每周热闻第362期:2018年全国两会新闻中心启用 内地2月电影票房突破100亿元创纪录 2019-08-22
  • 云南快乐十分开前三直 天发娱乐场 ca88会员登录一 龙虎和老时时彩走势图 3u线上娱乐二十一点 广东快乐10分投注网 今天江苏快3豹子推荐号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 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走势图 华夏闻著二肖中特 云南快乐十分开奘结果走势图 临武两码中特 百变王牌重庆玩法 河北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