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踢球踢进了手术室 有人看球看到脖子扳牢了 2019-10-22
  • Xi stresses building elite maritime force during navy inspection 2019-10-18
  • 过年喽!重庆“千米长宴”热闹开席  一眼望不到尽头 2019-10-18
  • 王洪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5
  • 京西稻:海淀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 2019-10-13
  • 我在吃饭,重点在那?重点在饭,难道我只能吃饭吗?看着就想笑 2019-10-13
  • 朱永新、刘大为解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 2019-10-09
  • 回复@大雨582:你还是不能区分自然人和社会人的自由有什么不同! 2019-10-06
  • GreatNews The Intelligent RSS Reader 2019-10-02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6月15日美方公布对华贸易措施发表谈话 2019-09-28
  • 端午小长假 歌舞飞扬“剧”精彩 2019-09-24
  • 湖南着力推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深入人心 2019-09-21
  • 工业互联网支持政策密集出台 2019-09-21
  •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5371082/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 果然有阴谋(求红票)
        济世卷第五百二十八章果然有阴谋(求红票)。

        小说方静美是个优雅成熟,高贵大方又气质出众的女人

        对于具有浓重御姐情结而且渐渐又生出少妇情节的古枫而言,她全身上下都散着无限的魅力

        在这样幽雅安静的环境中,又是这样孤男寡女几乎赤诚相对的时刻,原本就没有多少自控能力的古大官人真的是太难把恃自己了

        这不,古枫已经忍不住要失控而做出禽兽之举了,然而恰恰就是这个时候,方静美突然幽幽的叹息一声

        也恰恰是因为这一声叹息,使得古枫的心神突地一醒,暗骂自己几句,强压下心中的欲念,这才问道:“姐,你干嘛叹气呢?”

        方静美这才现自己走神了,摇摇头道:“没有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了别的事情,感觉人生好像没有太大的意义”

        古枫疑惑的问:“姐,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难道你过得不快乐吗?”

        方静美转过头来,看着他问:“你认为我快乐吗?”

        古枫茫然的摇头,“我不知道,不过我猜想你应该是快乐的”

        方静美道:“为什么呢?”

        古枫道:“因为你身居高位,职权通天,别人都羡慕你,尊敬你,崇拜你,还有你的那位先生,看起来对你也是言听计从,所以照理来看,你是应该快乐的”

        方静美沉吟半响,点点头叹气道:“是啊,我比别的女人确实过得精彩与充实很多,我有家庭,有事业,有朋友,有下属,我是应该快乐的,可是我怎么就感觉一切都没什么意义呢?”

        古枫无语了,你自己都不知道,我又怎么知道

        好一阵,方静美才自言自语的道:“也许是我想要的太多了一些”

        古枫道:“姐,知足才能常乐,想要得太多,就没有满足的时候,没有满足,人是不会快乐的”

        方静美摇头,“人如果学会了满足,就会产生懒惰这对我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

        古枫听了这话,不由反思起自己来,刚从大辽来到这里的时候,自己好像没有太多的要求,日有两餐,夜有一宿,再不像从前一样忍饥挨饿担惊受怕就很满足了,可是后来,随着接触的人增多,接触的事物增多,自己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越来越多……

        是啊,人的**,是无穷无尽的人也永远都没有真正满足的时候方静美是这样,自己何偿又不是这样呢

        方静美摇了摇头,挥去心中突然浮起却不该有的多愁善感,然后道:“古枫,咱们不说这个了”

        古枫点头,说这个确实没意思

        “我跟你说说厂里面的事情,那两个……”

        古枫正期待着下文了,却见方静美的话突地停了,抬眼看去,只见她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确切的说是水下某个部位

        古枫的脸上热了起来,因为他很清楚下面现在是什么状态

        方静美的神色也有些不自然,咬了咬唇,最后竟然吃吃的笑了起来

        古枫有些莫名其妙,但多的还是羞臊,也顾不上那么许多,赶紧的爬到池边,抓住自己那条毛巾围到腰上

        “姐……我都说了,瓜田李下,应该要避嫌的”

        方静美笑骂道:“避你的头,是你自己不想好事才会这样的”

        古枫苦笑道:“面对你这样的大美人,我要是没一点反应,又怎么对得起你”

        方静美又大胆的描了一眼他那顶着毛巾的下手,戏谑的道:“可是你的反应看起来可不止是一点半点哦”

        古枫道:“姐,你再逗我,我可能要走火了”

        方静美道:“你敢”

        古枫这就作纵身扑过来的姿势

        方静美被吓了一跳,赶紧尖叫着从池子里站起来往外退去,“好了好了,我怕了你了,我去外面的茶艺室等你”

        古枫见她溜得比兔子还快,也只好无奈的重躺到池子里,又了一阵才起身离开

        走进茶艺室的时候,只有方静美一个人在那里沏茶,侍茶小姐想必是被她给叫走了

        看到古枫,方静美脸上又浮起了一丝笑意,调侃道:“古枫,看来你有熟女情节啊”

        古枫佯装平淡的道:“我原来以为自己没有的,结果却是有了”

        方静美打趣道:“看来是个从小缺乏母爱的孩子啊连我这样的老娘们也能让你兴奋”

        古枫摇头道:“姐,别这么夸张好不好,你只不过是大了我几岁罢了,哪里算得上老娘们了”

        方静美失笑,心说还不老吗?我来大姨妈的时候,你还穿着开档裤呢

        不过越往下聊,方静美越感觉危险,就如刚才一样,如果不适可而止,真的擦枪走火的,所以赶紧的道:“好了好了,不逗你玩了”

        古枫点头,这种事情确实不太好玩

        方静美洗好了茶具,从托盘里夹出一个杯子放到古枫面前道:“咱们来说说正事,刚才我回厂里的时候了解了一些情况那两个工人一个叫李明,一个叫杨树根,他们是因为债务纠纷才生殴打的”

        古枫没有插话,只是安静的听着

        “据他们自己交待,昨天晚上杨树根问李明借了二千块钱,答应了今天早上就归还的,结果杨树根没有兑现诺言,于是两人生了争执然后打起来的”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欠债不还,自然就可能怒目相向,展到动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这件事看起来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复杂啊

        古枫正如此想的时候,却现方静美秀眉紧蹙,心中就不由疑惑,难道这事还有隐情?

        方静美给茶叶加了开水之后,盖上了茶壶盖才接着道:“原来的时候,我也以为这件事没有那么复杂,可是再深入了解之后现事情远远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杨树根问李明借钱不是因为别的事情,而是因为赌博”

        古枫不解的问:“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方静美摇头道:“你别急,听我慢慢说我从厂里了解到,这个杨树根和李明都是临时工,来厂里不足三个月,两人是老乡,也有着一样的恶习,吃喝嫖赌无一不好”

        古枫神色仍有些茫然,因为他还没听出问题所在

        方静美问:“你还没有现问题吗?”

        古枫摇头

        方静美又问:“你知道昨天几号吗?”

        古枫看了看手表上的日期,

        方静美再问:“你知道他们的工资是多少吗?”

        古枫摇头

        “两千多一点”

        方静美说到这里,古枫总算是有点悟了

        方静美接着道:“厂里是30号工资,对于打工一族而言,15号绝对是青黄不接的时刻,另外据我在他们其他工友那里了解到,李明和杨树根都是典型的月光族,甚至还不如月光族,因为一工资,没几天他们就挥霍完了,接下来的时间都是靠借贷或别人接济过活试问这样的时候,李明又哪里来的两千块借给杨树根呢?”

        古枫终于明白了,“你是说他们撒谎”

        方静美点头

        古枫的脸色微变,跟着也沉默了下来

        方静美见他不语,催问道:“说话呀”

        古枫苦笑,“有什么好说的,我原来以为和我猜想的不一样,没想到最后还是这个结果”

        方静美道:“你原来是怎么想的?”

        “我看到两人打架的时候,就隐隐觉得不太对头,这两人早不打晚不打,为什么偏偏就是我们来厂里考察的时候打呢?所以才向你使了眼色现在看来,事情明摆着嘛,这两人打架是故意的,有人指使他们这样干,其目的就是要误伤你或托拉夫,从而破坏这次考察”

        这个看法和方静美不谋而合,只是谁会这么干呢?

        方静美和古枫互顾一眼,几乎同时问对方,“你认为是谁?”

        古枫想了想道:“我很想说这件事可能是叶柏华的父亲叶国扬干的,因为他反对中恒和瑞典的合作,从中搞破坏是情有可愿的,可是我虽然和叶国扬没见过面,但隐隐的感觉他不会是这么蠢的人,就算要搞破坏,不会用这么掘劣不入流的手段”

        方静美愣了下,“你怀疑有人要嫁祸给叶国扬?”

        古枫摇了摇头,“人心难测,到底是别人嫁祸,还是叶国扬自己所为,还得让事实说话”

        方静美急问道:“怎么让事实说话?把他们交给警察?可就算交给警察也未必能问出什么来???”

        古枫摇摇头,笑问,“想知道吗?”

        方静美白他一眼,“你说呢?”

        “那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方静美睁大眼睛看着他,“古枫,你不是,连姐的豆腐也要吃刚才还没吃够???”

        古枫翘起手臂道:“亲不亲随便你咯,反正我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

        方静美愕然,“我成兔子了?”

        古枫嘿嘿的笑起来,然后又装成一脸严肃的样子

        “早晚给你气死”方静美没了办法,嗔骂一句后就真的凑到他脸上亲了一下,“这样行了”

        古枫点了点自己的唇,“我是说亲这里?”

        方静美的脸终于红了,“古枫,你别太过份啊,一会姐要揍人了”

        便宜已经占了,古枫也不敢太过,这就道:“其实很简单,把那两个工人放了,然后让人跟着他们,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这方法是好”方静美点头,然后又为难的道:“可是我没有人???”

        “我不是你的人吗?”

        “你当然是我的……”方静美看见古枫脸上窃笑的神情,意识到又中了他的套,不由嗔骂道:“古枫,姐现你现在越来越坏了啊,竟然想方设法的调戏你姐了”

        古枫只是笑,并不否认

        方静美道:“好,就算你是我的人,可你也不能亲自去做这种事情”

        古枫失笑,“姐,你怎么转不过弯呢,我是你的人,而我下面有的是人,这种事情还用得我亲自去做吗?”

        说罢,古枫就给李啸澜打了个电话,让他派两个精明能干的人过来

        放下电话,古枫就对方静美道:“瞧,这不就结了一会儿我的人过来了,你就将那两个工人放了,然后就瞧好”

        方静美笑道:“算你厉害”

        古枫就打蛇随棍上,“那姐你再亲我一下?”

        方静美骂道:“呸,你个小流氓”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快小说多
    【网站地图】

  • 有人踢球踢进了手术室 有人看球看到脖子扳牢了 2019-10-22
  • Xi stresses building elite maritime force during navy inspection 2019-10-18
  • 过年喽!重庆“千米长宴”热闹开席  一眼望不到尽头 2019-10-18
  • 王洪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5
  • 京西稻:海淀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 2019-10-13
  • 我在吃饭,重点在那?重点在饭,难道我只能吃饭吗?看着就想笑 2019-10-13
  • 朱永新、刘大为解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 2019-10-09
  • 回复@大雨582:你还是不能区分自然人和社会人的自由有什么不同! 2019-10-06
  • GreatNews The Intelligent RSS Reader 2019-10-02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6月15日美方公布对华贸易措施发表谈话 2019-09-28
  • 端午小长假 歌舞飞扬“剧”精彩 2019-09-24
  • 湖南着力推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深入人心 2019-09-21
  • 工业互联网支持政策密集出台 2019-09-21
  •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ag视讯平台作弊视频 澳洲幸运10开奖公告 陕西快乐十分号码分布 北京快三预测号APP 足彩胜负彩霸主 彩票双色球爱彩网 齐鲁风采七乐彩中奖规则 十一运夺金任选五 苹果版澳客下载 幸运28自动模式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是什么 码报生肖卡 四不像图四肖中特彩图 青海11选5开奖号码 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