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宁夏频道--人民网 2019-06-19
  • 千军一呼战疆场, 强军砺剑中国梦(阅军纪实) 2019-06-16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6-16
  • 中美研究人员发现新型狗流感病毒 2019-06-15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6-13
  • 《紫禁城100》及《最好的皇宫》新书发布会 2019-06-13
  • 港台名人"坊" 2019-06-06
  • 学习有理丨着力改善环境 增创发展优势 2019-06-06
  • 西安外事学院在省茶艺大赛中创多项佳绩西安外事学院-陕西教育新闻 2019-05-31
  • 新发审委累计否决52家企业IPO 通过率不到36% 2019-05-31
  • 陵川县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 2019-05-30
  • 《同学两亿岁》剧情高能 昌隆感情走向成谜 2019-05-21
  • 和静县首届东归节将于6月23日开幕 2019-05-21
  • 莫斯科这个晚上 德国人没有眼泪 2019-05-17
  • 抉择!欧文若长留绿军会损失8100万 恐会被安吉交易 2019-05-17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6277183/

    济世卷 第七百三十一章 放下姿态
        在钟坤伟从急诊科手术室里出来的时候。(请记住我们的址读看看小说)**!。*

        他堂而皇之的告诉孙建光的大女儿孙玉兰,孙建光的抢救手术十分的成功,已经转危为安,渡过了难过。

        孙玉兰得知父亲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正喜极而泣,却现钟主任递来的入院转科通知有异,因为父亲受的是外伤,既然抢救回来了,那自然该转入普通外科才对,可是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转入省附属医的心脏当外。

        当孙玉兰向钟坤伟起询问的时候,钟坤伟并没有直接告诉她实情,只是塘塞一句在手术过程,现孙建光的心脏可能有点问题,但至于是什么问题,问题有多严重,那必须得心脏外科的专家才能确诊。

        他的话说得十分的正式与华丽,但不管说得多好听,都只为了摭盖他无能的事实。

        孙玉兰无奈,只能和医护人员及警察们一起把父亲送到了心脏外科。

        入住心脏外科后,心脏外科的庞主任已经第一时间前来接手,并对孙建光展开检查。

        只是,当庞主任把听诊器落到孙建光的左侧胸腔里,不由吓了一跳。

        正常的心脏一般都是长在左胸腔的,照理而言在这里可以听到清晰响亮的跳声,可是孙建光的胸口心跳声完全听不到了,从事心脏外科工作已经数十年的庞主任立即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他赶紧的下医嘱对孙建光展开系统检查,然后在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立即把电话打给了主持孙建光外伤手术的钟坤伟。

        对着别人,钟坤伟也许还能含糊其词,但是对于庞主任,他只能如实的告诉他自己在孙建光胸腔里看到情况。

        只是当他说完这个情况后,却被庞主任隆重的鄙视了,因为无能并不是你的错,可是明明无能又想掩盖这种无能,真的是罪大恶极。

        钟坤伟正确的做法应该在现胸腔内的情况有异的时候,第一时间通知心脏外科来会诊,也许,在心脏外科的医生帮助下,能第一时间解决这个肿瘤,避免造成患者二次手术。纵然不能当场解决,那也能让心脏外科的医生更彻底的了解患者的情况,从而更好的开展诊治工作,可是现在这样草草的就做了修复,你个老混蛋是独善其身了,可是给别人却造成了其大的麻烦。()

        庞主任并没有去听钟坤伟那番套词,听完了病情介绍后,二话不说就“啪”地挂上了电话。

        尽管钟坤伟给他送来了一个大麻烦,但他却并没有想过把这个麻烦踢给别的医生,因为已经实在无人可踢了。

        心脏外科,完全就是孙建光的终点站,他能不能活着离开,那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有了钟坤伟的口供……不,应该说是病情介绍,检查不但有系统,而且具有针对性。

        所以没多一会儿,各项检查结果就出来了,庞主任对孙建光的诊断也已经有了结论:心脏巨大肿瘤。

        经过X光片等的检查现,原本在孙建光胸腔左侧的心脏竟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会跳动的如足球般大小的囊块,初步估计这个肿块不低于十公斤,几乎是正常心脏的两倍大。

        在心脏多普勒仪器的显示下,那个类似球形的肿瘤位于原来的左侧心房壁,直径约有十厘米左右,随着心跳带着轻轻的微颤,随时有脱落碎破的可能,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孙建光必死无疑。

        庞主任立即召集全科室的精英骨干开会,研究孙建光的治疗方案。

        这样病情,基本没有疑虑,只有一个办法能够进行治疗,那就是手术,把这个巨大的肿瘤切掉,并修复受损的心脏。

        然而这种手术,必须在建立体外循环的情况下进行,但现在心脏不知道被肿瘤挤压到了哪里,找到心脏虽然容易,再在找到这个不知是否受损心脏后再从心脏里找到心肺大血管建立体外循环,那就使手术上升到了一个极高的难度。而这个,也仅仅是第一步,算是术前准备而已。

        尽管难度很高,但心脏外科的专家却还能应付,勉强开展手术,可就在这个时候,另一项检查报告从检验科传回来,孙建光是严重肝素耐药体质。

        众所周知,心脏外科手术体外循环建立之前,必须采用有效的抗凝后才能进行,一般情况下常规采用肝素这种药物来抗凝,然而患者对肝素的抗凝的敏感性差异很大,有极少数的患者甚至是对肝素耐药。

        如果对肝素耐药,血液就不能抗凝,那么在体外循环期间可因抗凝不足而导致凝血因子耗竭,广泛血栓形成,甚至生体外循环后凝血病。

        肝素的应用过程极少数病人会出现耐药的现象,但是很不幸,孙建光这倒霉催就是其一个。

        肝素严重耐药,那抗凝就得不到保障,抗凝得不到保障,那就无法建立体外循环,不能建立体外循环,那这个手术的难度就高到了必须是心脏不停跳状态进行。

        然而对于这种心脏不停跳动的状态下进行的手术,整个心外科只有庞主任一人有过类似的经验,而且次数少得可怜!

        仅仅只有一次,还是在那名海外回来的老教授的协助下勉完成的。

        现在,那个老教授已经寿终正寝了,庞主任虽然有勇气上这台手术,但成功的把握……他跟本就不敢说!

        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病例,如此大的心脏肿瘤可说是十年不遇的,庞主任非常愿意挑战这种难度等级的手术,可问题是独木难撑大梁,光靠他一个人,那是不行的,所以最终,他只能摇头叹息。

        在庞主任苦恼与纠结的时候,他一手一脚带出来的学生,郑锦安主治医生低声在他耳际提醒道:“主任,你是不是忘了,西医科室那个古医生,他可是完成了一例心脏不停跳搭桥术。而且现在心脏不停跳的手术,在咱们医院正作为重要项目开展着?!?br />
        庞主任闻言不由苦笑,他怎么会把古枫这小子给忘了呢?

        在一得知孙建光是肝素耐药体质的时候,他就想到了心脏不停跳手术,然后想到了古枫!

        只是这个小子给他的印像,原本只是介乎是好坏之间,可是经过了瑞典皇子托拉夫的手术之后,庞主任对古枫的印像就有点变质了。

        不过,他之所以对古枫有意见,并不完全是眼红他完成了心脏不停跳搭桥术,也不是因为他成为了重点手术项目的副组长,而是因为古枫不管是在做托拉夫那例手术,还是在之后周院长领导开展的重点手术项目的研究,古枫都没有主动来找过他。

        古枫的这种态度,让庞主任以为这小子居高自傲,眼高于顶,完全不把他这个心外科主任放在眼里。

        现在,让他拉下老脸来去请古枫协助自己开展手术,他真的不情愿也不好意思,而且更怕热脸贴冷屁股,要知道全院上下谁不知道那小子的臭脾气,他要是牛起来,那是连院长大人的面子也不给的。

        郑锦安见自己的老师脸色变来变去,仿佛极为犹豫,始终无法下决定的样子。

        想到老师对自己的栽培,从学校到医院,从住院医到主治,老师可说是呕心沥血,费煞苦心,现在老师有事,自然是弟子服其劳!

        深知此次手术对庞主任意味着什么的郑锦安这就主动开口道:“主任,要不我去找一下古枫,跟他说一下!”

        自己带出来的学生,果然贴心,庞主任自己亲自去请,确实有点拉不下面子,可是由郑锦安出面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但还是有些犹豫的道:“锦安,你说这小子愿意来吗?”

        郑锦安想当然的道:“主任,这是科室之间正常的会诊,他有什么不肯来的?”

        庞主任摇摇头道:“这可不见得?!?br />
        郑锦安道,“不管怎样,也要去试一下,如果主任可以完成这个手术,在心脏外科领域就更进一步了,省人民医心外科那些人也不敢再说我们省附属医心外科是吃老米的了?!?br />
        庞主任想到省人民医心外科主任每次见到他时那种奚落与嘲讽的话语,终于点头道:“行,你去!”

        郑锦安点点头,“那一会儿我去跟家属交待一下病情,然后就去请古医生!”

        庞主任颌,又问道:“病人的家属都来了吗?”

        郑锦安摇头,“只有他的大女儿来了,她说她的妹妹正在国外赶回来。不过,我听说这个市长……”

        庞主任摆了摆手,“在我的眼,只有病人与病种,没有身份,不管他是市长,还是阶下囚,只要来了这里,那我们就必须尽自己的全力去治疗他的疾病?!?br />
        郑锦安心一禀,忙道:“知道了,主任?!?br />
        庞主任道:“那行,你去,和家属好好沟通一下,古枫那边,更要好好沟通,他虽然还只是个住院医,级别比你低,但他是一个科室的负责人,还有院士与博士的头衔,背后更站着周院长,起点要比你高很多,假以时日就可能跟你平级,所以你要和他交好,切勿为敌!”

        郑锦安识得轻重,赶紧点头称是,然后离开了主任办公室,找病人家属去了……
    【网站地图】

  • 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宁夏频道--人民网 2019-06-19
  • 千军一呼战疆场, 强军砺剑中国梦(阅军纪实) 2019-06-16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6-16
  • 中美研究人员发现新型狗流感病毒 2019-06-15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6-13
  • 《紫禁城100》及《最好的皇宫》新书发布会 2019-06-13
  • 港台名人"坊" 2019-06-06
  • 学习有理丨着力改善环境 增创发展优势 2019-06-06
  • 西安外事学院在省茶艺大赛中创多项佳绩西安外事学院-陕西教育新闻 2019-05-31
  • 新发审委累计否决52家企业IPO 通过率不到36% 2019-05-31
  • 陵川县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 2019-05-30
  • 《同学两亿岁》剧情高能 昌隆感情走向成谜 2019-05-21
  • 和静县首届东归节将于6月23日开幕 2019-05-21
  • 莫斯科这个晚上 德国人没有眼泪 2019-05-17
  • 抉择!欧文若长留绿军会损失8100万 恐会被安吉交易 2019-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