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宁夏频道--人民网 2019-06-19
  • 千军一呼战疆场, 强军砺剑中国梦(阅军纪实) 2019-06-16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6-16
  • 中美研究人员发现新型狗流感病毒 2019-06-15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6-13
  • 《紫禁城100》及《最好的皇宫》新书发布会 2019-06-13
  • 港台名人"坊" 2019-06-06
  • 学习有理丨着力改善环境 增创发展优势 2019-06-06
  • 西安外事学院在省茶艺大赛中创多项佳绩西安外事学院-陕西教育新闻 2019-05-31
  • 新发审委累计否决52家企业IPO 通过率不到36% 2019-05-31
  • 陵川县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 2019-05-30
  • 《同学两亿岁》剧情高能 昌隆感情走向成谜 2019-05-21
  • 和静县首届东归节将于6月23日开幕 2019-05-21
  • 莫斯科这个晚上 德国人没有眼泪 2019-05-17
  • 抉择!欧文若长留绿军会损失8100万 恐会被安吉交易 2019-05-17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895056/

    学院 第二百九十四章 还是不爽
        第二百九十四章还是不爽

        [更新时间字数

        VIP章节内容,订阅

        电梯里。

        马明靠墙而站,脸上还是怨sè一片,嘟哝着对旁边的马奋道:“哥,我就不明白了,就算他是新锐锋的话事人,他不也就是个黑社会而已,你至于那么怕他吗?”

        马奋的脸sè又恢复了一贯的你知道个屁,你哥出来hún这么久,你看我向谁低过头!”

        马明想了想,“除了刚才那姓古的,还真没有别人??墒俏一故遣幻靼?,你根本没有必要这么怕他的嘛,他姓古的充其量不就是个流氓医生而已!”

        马奋摇头,叹口气道:“马明,你不懂!”

        马明不服气的道:“我有什么不懂的?!?br />
        马奋只好道:“马明,你记得去年我跟孙庆明赵公德他们在火锅城的事情吗?”

        “记得,那不是你和孙哥他们九人唯一输的一次吗?不但丢了脸,还输了很多钱……”马明说到这里,脑袋一醒,“我擦,哥,你该不会是说,你们那一次就是输给了这个姓古的吧!”

        马奋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马明微愣一下,然后挠着头道,“可是我听孙哥说,最后是那个广省军区的何副司令跑出来做架梁,你们才不得已败走的?他姓古的一个黑社会,怎么又和军方扯上关系了?”

        马奋摊手,“你问我,我问谁去,那何副司令摆明了要罩着这姓古的,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对了,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那何副司令的nv儿自称这姓古的是她男朋友?!?br />
        “这姓古的是何副司令nv儿的男朋友?!甭砻鞒粤艘痪?,但他哥哥后面的话却更叫他吃惊。

        “是啊,我也想不明白,我听别人说,那姓古的是因为泡上了原来深城黑帮老大的nv儿,也就是丁力生的nv儿丁寒涵,然后才接手新锐锋成为话事人的,而且那个和我们有点jiāo情的胡三也确认了这一点??墒俏乙坏阋材植幻靼?,他怎么又成了何副司令nv儿的男朋友呢?”

        马明恍然,“哥,这有什么不明白的子一脚踏两船呗!”

        马奋剜了弟弟一眼,“你以为我不知道他一脚踏两船吗?我的意思是说,不管是丁家还是何家,那都是赫赫有名的家族,可是他们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呢?”

        马明也是很mí糊,想了想道:“哥,你认为他们会不会还被这姓古的méng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呢?哥,我看你对这xiǎo子虽然恭敬,可是我知道你心里也tǐng恨他的,你看,咱们要不从中挑拨,挑拨,让他们鬼打鬼,把这xiǎo子整得里外不是人?”

        马奋猛地拍一下马明的头,怒道:“你要找死可别拉上我!”

        马明捂着头,不解的看着马奋。

        马奋:“丁家的丁力生和何家的何副司令都是见过大风大làng的人,属于那种老jiān巨滑的老狐狸,你以为他们好糊你以为他们会不知道这姓古的左右缝源吗?你还去挑拨?你是想惹火烧身还是自掘坟墓?”

        马明讪讪的不敢出声。

        马奋就道:“我现在很怀疑,不但这两个老狐狸心知肚明,就连这两nv的也是心甘情愿的?!?br />
        马明不可思议的道:“不会是这样吧!”

        马奋看了他一眼,“不是这样,你认为会是怎样?”

        “可,可这没有理由??!”马明不可思议的道,随后又嘟哝道:“我也没看出这姓古的有什么好啊,无非就是人长得高一点,脸长得白一点,有那么一点功夫,还有个xiǎo医生的名头……”

        马奋猛瞪弟弟一眼,“你认为这样还不够吗?”

        马明讪讪的没敢应声了,过了一会儿,却还是不甘心的道:这件事,咱们就这样算了?”

        马奋:“不这样又能怎样?人家前面有新锐锋挡着,后面有军方撑着,你还敢跟他咋呼?你真的不想活了?”

        马明郁闷的闭上了嘴。

        马奋又道:“马明,你或许不知道,上一次的事情,若不是这姓古的手下留情,你哥我都成了他的马仔了,而且那个赌约到现在还有效,人家什么时候要使唤我,就什么时候使唤我,你说这样的情况,咱们怎么跟人家斗啊?!?br />
        马明忍不住了,“可是我就处这么一个对象,我都还没上手呢,那老东西就对她动手动脚,让我就这样算了,这口气我怎么也吞不下??!”

        马奋:“吞不下也得给我吞不是说了吗?就纹扣被解开了,别的什么都没发生!电视上都说了,生活要想过得去,头上就得顶点绿,这点绿都顶不起,你怎么活???再说了,人家这姓古的现在一定要出来做架梁,你有什么办法?你惹得起他吗?”

        马明嘴巴动了动,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垂头叹气。

        马奋拍了拍他的肩膀,“想开一点,等过几天,找人暗地里狠狠收拾那老东西一顿?!?br />
        马明立即就道:“可是我更想光明正大的收拾他??!”

        马奋又是一瞪眼,马明不敢吱声了。

        ……

        ……

        离开了主任办公室。

        古枫回到综合大办公室,心里的感觉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郁闷。

        办公室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大家该干嘛的干嘛,忙成一片,只不过再也没有人敢支使古枫去干这干那了,而正因为没事干,古枫闲得更蛋疼了。

        眼瞅着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半

        实在无聊的古枫这就出了办公室,离开了普外科,出了住院部大楼,他就在省附属医内漫无目的转了起来,只是转了一阵,当他停下脚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回到了急外五科,脚步就停在自己原来的那个办公室

        推开mén,发现里面还是保持着原来自己走的样子,甚至连桌上的东西都没有动,看来严新月并没有把这个办公室分配给别人呢!

        想到这点,古枫不由苦笑,自己现在已经不是急外五科的人了啊,老师没必要空着一间办公室的。

        虽然这样想,但他还是忍不住走到大班椅上坐下来,屁股一挨到座垫上,舒服与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

        细算一下,古枫才恍然发觉自己离开学校已经很久了,在急外五科也呆了有四个多月,对这里也确实有了一些感情,前几天离开的时候,他还很洒脱,和急外五科的医生护士挥一挥衣袖,这就走了,只是再次故地重游,他才发现自己心中原来是那么的不舍!

        他怀念这里的自由,也怀念这里的人和事,更怀念朝夕相处的严新月……

        正这样想的时候,办公室的mén被推开了,严新月拿着抹布和胶桶出现在

        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古枫,不由愣了一下,原先还以为是错觉眼睛,发现他真的就坐在那儿,不由就疑huò的问:“咦,你怎么回来了?”

        古枫的神情有些不自的道:“呃,回来看一下!”

        敏感的严新月一下就感觉到了什么,放下手中的东西,关上房mén,然后就走上前来,轻声的问:“怎么了?在那边干得不舒心?”

        都没得干,怎么舒心???古枫心里苦脑,却佯装轻松的摇摇头,“没有,就是想这儿了!”

        我也想你了!严新月下意识的冒起这个念头的时候,自己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强自镇定一下,严新月就体贴的道:“肯定是在那边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了吧!”

        这回古枫没有再否认,只是默然的不作声。

        严新月叹了口气,“你的xìng格那么冲,根别人能和得来才奇怪呢!要不我再去找周院长说说,让你回来急外五科算了!”

        古枫摇摇头,“不用了,老师,慢慢的就会习惯的?!?br />
        看着古枫深锁的眉头,严新月不知为何涌起一股心痛的感觉,弱弱的提议道:“要不下了班之后,去老师家吃饭?”

        你不是不会做饭吗?古枫心中疑huò的问。

        只是没等他答应,严新月又补充道:“老彭今天不在家!”

        古枫被吓了一跳,老师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严新月看到古枫古怪的表情,心里也直叫苦,自己胡说八道什么呢?赶紧解释道:“我是说彭院长出差了,我一个人在家吃饭很没意思,所以,让你陪我啦!”

        见老师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古枫不由想起那天在酒店里,她骑在自己身上几近疯狂驰骋的时候,脸上也是这种绯红的表情,心中不然怦然跳动起来,明知道这样不好,可他还是忍不住问:“那一会儿还是我做饭吗?”

        严新月笑了起来,“去酒楼打包回去吃还不行么?”

        这话,让古枫的心跳得更厉害了,因为既然是去酒楼,干嘛还要打包,不直接在酒楼吃呢?

        []

        (如果章节有错误,请向我们报告)

        蒲公英中文网
    【网站地图】

  • 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宁夏频道--人民网 2019-06-19
  • 千军一呼战疆场, 强军砺剑中国梦(阅军纪实) 2019-06-16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6-16
  • 中美研究人员发现新型狗流感病毒 2019-06-15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6-13
  • 《紫禁城100》及《最好的皇宫》新书发布会 2019-06-13
  • 港台名人"坊" 2019-06-06
  • 学习有理丨着力改善环境 增创发展优势 2019-06-06
  • 西安外事学院在省茶艺大赛中创多项佳绩西安外事学院-陕西教育新闻 2019-05-31
  • 新发审委累计否决52家企业IPO 通过率不到36% 2019-05-31
  • 陵川县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 2019-05-30
  • 《同学两亿岁》剧情高能 昌隆感情走向成谜 2019-05-21
  • 和静县首届东归节将于6月23日开幕 2019-05-21
  • 莫斯科这个晚上 德国人没有眼泪 2019-05-17
  • 抉择!欧文若长留绿军会损失8100万 恐会被安吉交易 2019-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