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踢球踢进了手术室 有人看球看到脖子扳牢了 2019-10-22
  • Xi stresses building elite maritime force during navy inspection 2019-10-18
  • 过年喽!重庆“千米长宴”热闹开席  一眼望不到尽头 2019-10-18
  • 王洪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5
  • 京西稻:海淀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 2019-10-13
  • 我在吃饭,重点在那?重点在饭,难道我只能吃饭吗?看着就想笑 2019-10-13
  • 朱永新、刘大为解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 2019-10-09
  • 回复@大雨582:你还是不能区分自然人和社会人的自由有什么不同! 2019-10-06
  • GreatNews The Intelligent RSS Reader 2019-10-02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6月15日美方公布对华贸易措施发表谈话 2019-09-28
  • 端午小长假 歌舞飞扬“剧”精彩 2019-09-24
  • 湖南着力推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深入人心 2019-09-21
  • 工业互联网支持政策密集出台 2019-09-21
  •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4937-15363421/

    第125章 鬼跳楼(上)
        第125章 鬼跳楼(上)  

        “不要过来,再过来我跳下去了!”

        “我看到她的样子了,她死了,死了……”

        “你们好狠!骗我!所有人都骗我!她已经死了,我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下了长途汽车刚走不远,听见头顶闹哄哄的,徐露抬起头刚想要向望去,听到“唰”的一声,有个黑影从边飞快的掉了下来。蒲公英中文网 复制本地址浏览//%77%77%77%2e%62%69%71%69%2e%6d%65/

        那东西狠狠地摔在地,发出“啪”的一声闷响。

        徐露呆站在原地,混乱的大脑一时无法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迟钝的举起双手,眼神呆滞的望着自己满身的血迹。

        这样不知道呆了多久,终于一声足以刺破耳膜的尖叫,从她纤秀的嘴里迸了出来。

        这一幕发生的原因,还要追溯到两天以前……

        许多人都说过,“得到了要珍惜,不要奢求太多”,但似乎又有更多的人说过,“没有**的人生,是绝对不完整的”。

        其实谁对谁错并不太重要,生活如同一条素描纸的曲线,你永远也不要奢望它,可以像直线或者两根并行线一样规矩。

        脑子里产生这份感悟的时候,我正百无聊赖的坐在“redmud”里,一边喝咖啡,一边和沈科、徐露这两个同样无聊的人打“斗地主”。

        “小夜!”沈科大叫一声,用哀怨的可以杀人的眼神,死死盯着我,“明明小露才是地主,你跟我抬什么杠!”

        “抱歉,我一时给忘掉了?!蔽衣弛ㄐΦ慕掷锏呐贫鋈?,说道“好不容易才熬到暑假,怎么感觉越玩越无聊了?”

        徐露深有同感的叹了口气。

        我抬起头,满脸希冀地望着他俩,说“两位帅哥美女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再这样待下去,恐怕我们不在家里给闷死,也会被无聊的气焰给压碎掉?!?br />
        沈科突地眼睛一亮,嘴角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窃笑,说“不如到我的老家去渡假好了?!?br />
        那家伙压根当我不存在似的,不断用眼角瞟着小露,见她没有做声,立刻又煽情的说道“虽然远了一点,但那里有山有水,什么瀑布啊、索桥啊,一应俱全,绝对某些风景名胜区更带劲儿!”

        “真的?”徐露眨巴着大眼睛,看来是有些心动了。

        “绝对是真的!”

        见自己的说词有戏,沈科那家伙更来劲了,嘴角不断翻动着,滔滔不绝的介绍他老家的好处,说的像教科的世界化遗产那些诸如此类的风景观光地,都根本不配和他口的老家稍微拿来较,不但喷的我一脸口水,更把徐露给唬的一愣一愣的。

        “好,决定去你们那里?!蔽夷张哪弥浇碛昧δㄗ帕车目谒?,狠狠在桌子敲了一下。

        沈科被吓了一大跳,满脸诧异的望着我,古怪的眼神,似乎像是在向我诉说着什么很深的抱怨,像我根本是多余的万度大灯泡一样。

        我冲他嘿嘿地笑了起来,还没等他在我的视线里冻成冰雕,已经一把将他拖进了厕所里。

        然后,在我温柔以及不太温柔的拳头慰问下,两天后,我们三人搭了去古云镇的长途汽车。

        俗话说好事多磨,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感叹这里清新的空气,却飞来横祸,演了开头的一幕。

        徐露的尖叫足足持续了两分钟,我被她发出的音波震的头晕脑胀,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我舔了舔略微干涩的嘴唇,飞快走到跳楼者跟前检查起来。

        那是个男人,一个似乎并不年轻的男人,穿着洗的已经发白的山服。

        只见他以一种极为古怪的姿势躺在地,四肢给人一种软绵绵的感觉,不用接触也可以发现,里边的骨头已经断裂开了,大量的血溅了一地,根本像是血包爆开了一般,两三米之外的地方也被染的一片鲜红,那人头部的地方更是白花花的一片,那是,脑浆……

        我强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缓缓转过头沉声道“他死了?!?br />
        徐露苦着脸,一副想要哭出来的样子。

        我立刻拍了拍沈科的肩膀道“你带小露找地方洗个澡,再把衣服换了,我在这里等你们?!?br />
        还被眼前的状况吓得发愣的沈科,立刻醒悟过来,他点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拉了徐露,向附近的旅店跑去。

        我轻轻吸了口气,抬头向望去,那男人是从七楼跳下来的,估计是头先触地。只是有一点很怪,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出血量?

        一般跳楼死掉的人,最多不过七窍流血罢了,算是头爆开,血也没可能会流到眼前的这种程度。

        不知谁打了报警电话,不一会儿,镇的警察蜂拥赶到。

        原本这里只有巴掌大个地方,镇的人低头不见抬头见,所以长年连小偷都逮不到一个,警局一听到出了命案,还不激动的将所有人都派了出来。

        那些年纪稍轻的警察听周围的说是自杀,虽然略微被打击了一下心情,但还是个个都精神奕奕的,满脸兴奋的样子。

        开玩笑,是自杀耶!而且还死了人!

        这可是古云镇十多年来最大的案子。

        警局局长亲自拿着笔和纸给我做笔录,我满脸不悦的将刚才看见的事说了一遍,然后顺带将出血量异常的事情告诉了他。

        那局长的精神顿时昂奋起来,问道“你是说这个自杀案有疑点?”

        我点点头,指着那个死者说“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看得出来,他的血实在喷的太多了!”

        局长心不在焉的用鼻腔放出几个“嗯”声,一挥手,吩咐下边的人,将尸体抬了警车。

        “非常感谢你的热心帮助?!彼昧Υ炅舜晔?,一边看着我,一边用高昂的声调说道“不过这位小先生,你看起来很眼生,不是本地人吧?”

        “嗯,我是来这里旅游的?!?br />
        “原来是游客!”局长热情的将我的手握住,“我叫沈玉峰,叫我老沈可以了。古云镇可是好地方,山明水秀,可惜是没什么外人来,您回去后,可要给我们多多宣传一下?!?br />
        “一定,一定!”我顿时苦起了脸。有没有搞错,怎么老感觉这局长的性格,似乎很像某个讨厌的家伙。

        “小夜,我们好了!”

        说曹操,曹操到,沈科拉着徐露的手远远向我喊道。

        那局长一听到沈科的声音,立刻转过头着眼睛望过去,然后又露出了不符合年龄的灿烂笑容。

        “哈哈,这不是我那可爱的侄子吗?原来你是小科的朋友啊?!?br />
        果然如此!我用右手捶了捶左手掌,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神色,也只有跟沈科有血缘关系的人,才会有他那种白痴性格。

        突然想到了什么,脸的苦笑顿时变得更加苦涩了,我脸色煞白,几乎想要抱着头大叫,抒发出自己十分混乱的情绪。天哪,一个沈科已经够了,如果变成一堆沈科,那我还不疯掉?

        脑海猛地闪过了一个画面,我坐在一个偌大的客厅里,而身旁围着的都是沈科,他们三五成群的,互相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而我像个白痴似的发呆,大脑不知已经神游到了哪个星球……

        汗颜呀!太可怕了……

        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心里暗自盘算,是不是应该趁现在思维还算正常的时候,打道回府算了。

        沈科在旁边用力拉了我一下,说道“小夜,你还在发什么呆??!快车,我舅舅要送我们去本家?!?br />
        我迷迷糊糊的和他们了车,等车开动了,这才反应过来。

        我绝望的打着车窗玻璃,心里在流泪、在叹息……

        唉,看来又有劫难要开始了!

        广西快3官网开奖

        读首发,无广告,去蒲公英中文网
    【网站地图】

  • 有人踢球踢进了手术室 有人看球看到脖子扳牢了 2019-10-22
  • Xi stresses building elite maritime force during navy inspection 2019-10-18
  • 过年喽!重庆“千米长宴”热闹开席  一眼望不到尽头 2019-10-18
  • 王洪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5
  • 京西稻:海淀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 2019-10-13
  • 我在吃饭,重点在那?重点在饭,难道我只能吃饭吗?看着就想笑 2019-10-13
  • 朱永新、刘大为解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 2019-10-09
  • 回复@大雨582:你还是不能区分自然人和社会人的自由有什么不同! 2019-10-06
  • GreatNews The Intelligent RSS Reader 2019-10-02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6月15日美方公布对华贸易措施发表谈话 2019-09-28
  • 端午小长假 歌舞飞扬“剧”精彩 2019-09-24
  • 湖南着力推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深入人心 2019-09-21
  • 工业互联网支持政策密集出台 2019-09-21
  • 《朗读者》第二季5月5日回归 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9-09-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9-16
  • 二八杠压庄公式赢钱法 703388大飞资讯7马会 赌博龙虎大陆怎么看 pk10特悉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开奖 搜狐彩票大厅 黑龙江福彩快乐十分中奖技巧 足球胜平负 官方快彩 泰山计划软件论坛 北京pk10全天精准计划 阿飞六合图库资料大全 云南时时彩中奖规则 中国足彩网彩票比分直播 广东时时彩几分钟开奖